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DN 一篇不是自述的自述

写在前面(有些啰嗦求不打我):
      
     再过两周左右,安璃就满两周岁了。不知不觉,安璃在阿尔特里亚大陆上生活了将近两年,虽然经历得不多,但也很值得纪念。

  当年因为雷神加强而一夜间崛起的小牧师,在会长和热心的亲友们的帮助下,如今已经能独立了。同时也遇到了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人。虽然一位已经离开,去追寻属于她的特雷西亚;一位因安璃的过错而仍在冷战。但这也使安璃明白了很多此前并未在意的为人处世的道理,也明白了学会忍受孤独,是在这个大陆上必不可少的一种坦然的心态。

  所以亲爱的安璃,请你继续努力地坚强下去,努力地爱惜自己,珍惜大家,更好的提升自己,做最好的自己。

  愿女神的祝福永远伴随在你的左右,我亲爱的安璃·芙洛嘉……

      

       月璃记得那天哥哥愧疚而又落寞得想哭的表情。就这样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着漆黑的天空,久久,久久……

  明明是很美好的一天,为何忽然间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的结局?

  哥哥不小心亲手毁了自己来之不易的幸福,就这样看着刺客冷着脸摔门而出,再也没有回来。

  她不相信哥哥和刺客之间的爱是那么的脆弱,脆弱到……就像一张糯米纸一样,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就这样看着好不容易遇到的对的人毫无留恋地离开吗?

  “你不会这样做的,对吧哥哥?”她小心翼翼地轻声询问着处在愧疚中的牧师,抬起头看着他那有些苍白的脸。

  “我不知道……月璃……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原谅我……他现在……一句话都不愿和我说了……”许久,牧师才反应过来,用喑哑的声音回答了月璃,就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一般。慌乱,而又不安。

  她轻叹了口气,慢慢低下头,伸出手熟练地搀起人一只手,说:“哥哥,你已经站了很久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不等人回答,月璃便把已经在窗前站了近一个晚上的牧师慢慢扶回房间里躺下,并为他盖好了被子。

  坐在床边像个小大人一样握着哥哥的手,看着已经有些疲惫的他静静地闭着眼睛,月璃忍不住开口劝道:“哥哥,我知道,你很愧疚,也很自责。虽然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是请哥哥你……一定要坚强起来,好吗?”看着毫无反应的哥哥,月璃只好自顾自地自言自语起来,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哥哥听。

  “我知道,哥哥很珍惜对自己好的每一个人、每一段感情、和每一段友谊,也很小心地呵护着。但有时候的结果,并不都是那么的尽人意。很多时候,很多复杂的原因和因素,都会对它们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我希望,哥哥能拿的起,也能放得下,坦然地去面对它们。”

  “我知道,哥哥很善良,总是为他人着想。虽然有时候很唠叨,说话不大注意,总是容易让人误会。但我希望,哥哥以后能改变一下自己的表达方式,让大家都能清楚、明白哥哥你的真正用意。这点,我相信哥哥会慢慢学会的。”说到这里,月璃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看着安静的安璃,伸手调皮地抚了抚安璃额上的刘海。

     “我知道,哥哥在生自己的气,觉得很对不起刺客先生。但你有没有想过,刺客先生这样做的初衷是什么?在我看来,刺客先生这样做,是想让哥哥明白如何更委婉、含蓄地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不要太过强调某些事情。好好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和生活。所以,哥哥你不要怪我胡乱地猜测和下定论哦。”

  “我知道,哥哥很追求完美,也很想努力地做好每一件事。虽然有时候有些力不从心,有点太过高地要求自己。所以有时候,偶尔放低一下对事情的期望值,或许能更容易获得成功。”

  看着哥哥的表情终于有所缓和,一滴滴眼泪划过眼角并融入枕巾时,月璃轻叹了口气,掏出手帕轻轻为他擦干眼泪:“哥哥,不要哭,你还有我、还有关心你的很多人在。所以哥哥,不要轻易地放弃希望啊。”轻轻握紧手里有些冰凉的大手,月璃在心里默默地为哥哥祈祷,祈祷他在以后的日子里一切都好。

  “很晚了,哥哥,你也该休息了,祝你做个好梦,晚安。”为哥哥再次拉好被子后,月璃轻轻地吻了吻他的手背,看着他安静的睡着了。

评论(1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