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新衣服试穿,他真好看!!( ˘ ³˘)❤




希望未来能遇到更好的自己,今天最后一次祝自己生日快乐~~~🎂🎂🎂

【es】公式文

#群内日常之一,根据特定的行文公式写出自戏

#感觉我们的群日常都是一言不合就玩起了各种梗

#ooc属于我,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基本公式:天祥院英智+锡兰红茶+牛奶+敬人不允许自己摄入太多的咖啡因=总是忘记吃药的天祥院英智。

      

       嗯??问我为什么总是忘了吃药吗?因为没人提醒我,而且我一忙起来总是会忘记【无奈苦笑】。

       啊....是想问我理由么?唔...偷偷告诉你,因为那些药真的很苦啊...

        为什么不喝卡布奇诺?因为被敬人严厉禁止并没收了,所以我想尝尝是什么味道都不行呢。

        唉!?你怎么知道医生也禁止我摄入过多的咖啡因?【无奈地托腮看着他】看来又是一个有意来监督我的人呢…

        啊...抱歉!医生和护士来查房了,下次再聊吧~♪【笑】。

【es】日常

#ooc属于我,人称还是略混乱

#原创制作人组合出没,属于群内日常之一,不喜勿喷

#论会长是如何在敬人的眼皮子底下偷偷修改转校生提交上来的成立制作人组合并审核通过的      

#爱搞事会长日常整蛊敬人的小甜饼???

       我想要一个甜甜的梦,一个永远都不会有苦涩的、满是甜蜜的梦……

       许是因为长期住院的缘故,亦或是这具残破的身躯接受了太多药物和器械治疗,舌尖和口腔里总是会阴魂不散地萦绕着猩苦的味道。

       又是无聊而平静的一天,不知昏睡了多久的自己在醒来后,一如既往地看到熟悉的人在自己的病床边与堆积成山的文件作斗争。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便开口询问道:“敬人…七夕快到了呢…想和谁一起过?”

       “不知道,学生会的工作还有这么多,哪有时间去考虑这个?”对方目光始终聚焦在文件上,一手批改好文件另一手把文件放上去又拿下新的文件,如此的重复循环,仿佛永远都不会停下一般。
    
       得到这样的回答自己心里多少也有些不满,躺在那儿轻咳几声后,便从被子里伸出手去扒拉他空着的那只手:“敬人真是比我还工作狂呢…”

       “没办法,企划书一件接一件的上来,没完没了的…”对方被自己握住了左手却并没有挣开,而是任由自己握着。
      
       见他并不反抗,自己便把他的手拉过来慢慢把玩着,抚摸着上面的纹路。自己指尖的冰凉和对方手的温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毕竟现在…大家都很活跃地参与和开展梦幻祭…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忍不住再次轻咳了几声,收获对方一记带着责备的怒视后笑笑继续说道:“最近制作科的转校生们新成立了一个以制作人偶像为主打的组合,叫‘Lazy’,敬人你有听说过吗?”
      
       “就是那四位无可救药的转校生吗?而且她们第二次提交的企划案居然通过了…还有,英智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那天我出去给你买晚饭回来的时候,文件的顺序不对呢?”
      
       听到对方对自己的质问自己并没有将它当回事,而是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敬人团子在手里把玩,边玩边吐槽道:“敬人的这个团子表情真凶啊…”把玩了一会儿,又不知从哪掏出一个以自己形象制作的团子跟敬人团子做对比:“唔……还是我比较可爱……”
       
       得不到回复的敬人看到自己装傻的行为自然是明白了答案,只好叹口气摇了摇头感叹道:“真是无可救药。“最后又埋头于文件堆里。
      
       看到对方有些失望的样子伸手用团子轻轻敲了敲他的头:“你才无可救药…再不笑笑…敬人就真的成为老头子了…咳咳咳…”忽然忍不住捂着嘴轻咳了几声,对方便叹了口气站起来熟稔地为自己顺背。
       
       缓过来后看着手里因用力而捏扁的的团子,不禁苦笑道:“以后再难受…就握着它们好了…”

       “都捏扁了……”对方看着已经有些扁下去的团子,大概也能猜到自己有多难受,拍了拍自己的背然后握着自己的手试着温度,在触摸到满手的冰凉后不禁皱起了眉头:“你这个家伙是不是又没有好好盖被子,手这么冰?”

       “反正盖与不盖…我的身体都还是一样凉啊…”任由对方握住自己的手,闭上眼微微蜷缩起身体窝着,就像是在自我保护的婴儿一般。

       “敬人…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也能那么强壮,你会开心吗?”

      “如果说你能健康的话,我会很开心的。”对方放下文件回答道。
      
       松开手慢慢揉着手里的两个团子:“我也很希望我能再健康一点…这样…我就能做以前从来都没做过的事了…比如蹦极,很早的时候就想去玩一次呢。”

       “蹦极太危险了,很容易发生意外,”听到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后,对方毫不留情的把自己的想法否决了。“虽然也是不错的体验,”忽然被对方揉了揉自己的头后看着他把自己今天要吃的药放在床头,再倒了杯温水放在旁边示意吃药。“总之现在就先好好休息吧。”

       “但是也很有挑战性,不是吗?”眯起眼睛任由对方揉揉自己的头后放下团子,伸手小心地拿过水杯看着放在床头柜上小碟子里的药片叹了口气:“每天都要吃这些无用的药…又不见得好…真想把它们倒了呢…”最后几句话不禁小声嘀咕道,怕被对方听到又是一顿说教。

       “小小的几颗药片…竟然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真是讽刺…”
    
      微低下头缓缓叹了口气取过碟子里的药片放在手心里,和着水一口气服下,忍不住呛咳起来:“咳咳…咳咳咳……”

        “不要喝水喝这么急,你看你,又呛到了吧?”对方连忙搂着自己拍拍背,一下一下为自己顺气。

       “没…咳…没有…是药…太苦了…”缓过来后自己的体力也已经消耗了不少,只好无力地趴在他怀里喘息,眉头紧皱。对方并没有放开自己,而是任由自己趴着,又伸手轻轻揉揉自己的头。

       “敬人…我想吃糖…嘴里好苦……”揪着他的衣角隐忍地咳嗽着。对方看着自己难受的样子,只好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颗递过来:“上次去楼下买东西送的,只能吃一颗。”

       “好…咳咳咳……”缓了缓接过来剥开糖纸放进嘴里,糖果酸甜的味道令自己感觉好了一些。“好久没吃过糖了…”

       听到自己的感叹,敬人不以为然,倒了杯水递给自己:“吃完了要漱口,不然会蛀牙。”

       “知道了…”接过水杯慢慢喝了几口后缓缓舒了口气。熟悉的苦味又重新在舌尖和口腔里蔓延,只好无奈苦笑道:“真是……阴魂不散呢……”

       又再坐了一会后,自己便被对方按回枕头里躺着,强制休息了。感到无聊的自己并没有乖乖听话马上睡着,而是又拉过他的手在手里把玩,玩着玩着便不知什么时候又昏睡过去。

       而对方感觉旁边的动静逐渐小了下去,转过头发现自己已经握着他的手睡着后,放下笔给自己掖好被子,然后把另一只手也放上去握着,看着自己的睡颜说道:”晚安,英智,愿你有个好梦。”

【es】初秋

#意识流,人称略混乱

#一篇不是自述的自述,欧欧吸致歉

#再次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入秋了,天气渐渐转凉。已经连续两天下起的暴雨把所有都打成湿漉漉的一片,天地间仿佛是被水洗了一般,清澈,干净,但也阴凉。
       
       自己这具病弱的身躯早已敏感的感受到天气的转变,在天冷前就已经做出相应的反应,一如既往地病倒,也一如既往地令自己被束缚在了这纯白的牢笼中。
      
        独自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片片被风吹落的树叶,床上方的输液瓶里液体静静滴落,心电监护仪单调的声音在不停地提醒着自己:你还活着。
       
       真是安静啊,安静得仿佛死去一般。真想逃离这里,但也明白现在擅自的逃离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为了自己还能继续在王座上君临天下,也为了一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大家,自己必须得咬紧牙关接受这些针砭药石的治疗,因为,我还不想死,不想!
      
        我还想活的再久一些,好好地去感受生命带来的所有美好;我还想和fine的大家在一起,为观众们献上最完美的表演;我还想沐浴着舞台上的灯光,唱着永不终结的歌,跳着永不结束的舞步,去尽情地挥洒自己的汗水……

        我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所以只有祈求上苍,能再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好让自己把愿望一个一个地去实现,至少能让自己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和大家好好地道个别……
      
        闭上眼缓缓地深呼吸一口气,感受着孱弱的肺部渐渐被空气注入、又呼出的过程,心里渐渐平静了下来。
      
        有些困了呢,那就,先安心睡会吧……

日常流水账

#前些天es群里不知为何刷起了绝症梗和虐梗,很久没动笔了所以也来跟着凑热闹

#欧欧吸致歉,文中掺杂着些许皮下日常,接受不能请绕道

#然后,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天气炎热,仿佛要把地面上的一切都要看烤干一般。尽量避开烈日,熟稔地踏入医院大门,刷卡,分诊,候诊,叫号,会见医生,诉说病情。听着医生絮絮叨叨的、掺杂着各种专业术语和凝重担忧的解释,最后开出一张住院检查单,吩咐自己去办理相关手续。
      
        平静地接过单子走出诊室门外,缓缓呼出一口气后走向住院缴费处的窗口,办理好了手续。
       
       将单子交由护士处理,领到了自己的病房号,病服,和写有自己姓名,床号等信息的腕带后,护士又拿着两份报告递给自己,告知自己这是过会就要做的检查,需要签字同意才可以,待自己稍作休息,换好病服,做好检查前的相关准备后,就会有检查室的医护人员来接自己。
       
        回应护士后接过报告,看着上面清楚地写着“麻醉(手术)同意书”这几个字,和下面空白的两块签名处,有些自嘲地扯了扯嘴角,接过护士递来的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更换好病服后躺在担架床上,看着头顶上的日光灯,仿佛就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样。一旁的护士们在忙碌着,将各种仪器和针剂准备好后,开始为自己做基础检查。
      
        心电监护,氧气,带着麻醉药的留置针扎入左手背,用胶布固定,右手扎了点滴。做完这些事情后,护士吩咐自己不要乱动,好好休息,便离开了准备室。
      
        静谧的房间内只有自己的心跳声,通过冰冷的仪器传入自己耳内,输液瓶里的液体也在一滴滴地注入自己体内,鼻腔里插着的氧气管在不停的输送着氧气。此时的自己就仿佛一个濒死的重病病人,正在等待着死神或者是上帝的审判。
      
        不多时,自己已经被一群身着白衣的医护人员围着担架床,将自己慢慢推向检查室。一路上,一排排日光灯划过眼前,犹如电影一般飞逝。“电影”结束,自己也完全进入了检查室内部,大门关闭,随着左手背上扎着的麻醉药被缓缓注入,自己也随之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新衣服试穿——传说中的梦之咲夏季校服~


套装没有领带,但是送了毛衣链,同样超可爱啊!!(●'◡'●)ノ❤







老北京英智卷现已加入梦之咲豪华午餐~

请问你要来一个吗?ヾ(@^▽^@)ノ






新手养娃,英智真可爱!!!

【es】梦里,梦外

#偶像梦幻祭首次写文

#睡梦的产物, ooc有,刀子有,不喜请绕道

#求不打我,梦的内容和结局不是我能控制的

        

          在最终的决斗中,皇帝被国王打败。
      
        获得胜利的国王向着对面落败的皇帝举起了利剑。
       
      “接受上帝的制裁吧!残暴的恶食皇帝!”

        而满身是伤、半跪在他面前的皇帝面对死亡的威胁,却只是抬起头露出了一抹欣慰而坦然的微笑。
       
      “杀了我吧……你们会获得更大的幸福……毕竟……我想要的结果……已经达到了……”
      
      “…………”国王听到这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虽心有疑虑,但还是不以为然,仍然坚定地将利剑没入孱弱的皇帝体内。

      “唔——!”皇帝缓缓抬手捂住伤口,鲜血凝成的花朵在他手中迅速蔓延开来。

      “去死吧!”国王猛的拔出他的利剑,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

       重伤的皇帝虚弱而无助地躺在冰冷的地上无力地呼吸着,直至他的右手——莲巳敬人闻讯赶来找到了他。

        他焦急而心痛地将重伤的皇帝扶起,努力无视掉被鲜血所染红的地面和衣物,让他安心地躺在他的臂弯中。

       “英智……英智你醒醒!坚持住!医生马上就到了!”

       “敬人……我恐怕……已经快不行了……”皇帝看着眼里含着晶莹泪花的青梅竹马笑了。

       “说什么傻话!你给我坚持住听见没有!不然我会一直说教你,直到你真正清醒过来为止!”

       “呵呵……敬人……还是那么的……啰嗦呢……”

       “闭嘴!英智!不许睡过去听见没有!”敬人看着快要陷入昏迷的皇帝内心慌作一团,只得轻轻晃了晃他的身体,好让他能努力保持清醒。

       而重伤的皇帝却笑着缓缓抬起冰凉而瘦弱的手,带着些许鲜红抚上了对方的脸,艰难地将他眼里的泪花一点点擦去。

      “敬人不许哭哦……要好好的……为我举办好葬礼……我这条残破的生命……还需要你来……为我超度呢……”

      “英智……”敬人听到这句话一时无语凝噎,只得用另一只手握住皇帝瘦骨嶙峋的手腕,在他的手背上吻了吻。而怀里濒死的皇帝则是一直微笑地看着他。

      “时间快到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皇帝抬眼看了一眼有些灰暗的天空说道,“谢谢你……敬人……陪了我这么久……敬人和大家……一定都要好好的啊……”

       轻轻地闭上眼睛,被对方握住的手也渐渐滑落。年轻而苍白的皇帝面带着淡淡的微笑安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徒留下拥抱着他的青梅竹马痛哭的声音。

       

        梦里情境如此,梦外徒留悲伤。敬人坐在病床边看着已经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英智静静地停止了呼吸,心电监护仪发出刺耳的长鸣声仿佛不存在一般。他像梦境里一样握着英智的手,也像梦境里一样亲吻了手背;听着他临终时的呢喃,回应着他的每一句话语,看着他离开时脸上带着的微笑,却无法像所有的美梦一样,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嘟——嘟——”

      “amazing!我是你的日日树涉——!”

      “英智……他走了……”

      “…………”

       手机无声地从手中掉落,日日树涉整个人犹如石化一般愣在原地,一旁的桃李和弓弦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长毛,怎么了?是谁打来的电话?是会长大人吗?”桃李抱着他的手臂晃动,焦急地问道。

       涉马上从悲痛中恢复过来,勉强扯着笑对桃李说到:“啊哈哈……是右手君打来的,说皇帝陛下去了一个很美丽的地方游玩,玩得很开心呢……”说完便转身落荒而逃,因为从刚才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桃李听着一头雾水想追上去问个究竟,却被一旁看出端倪的弓弦拦住了:“少爷,让日日树大人安静一会吧……”“弓弦你在说什么?什么冷静?我看你就是不想让我跟着长毛去找会长大人!”“不是这样的少爷……”“那为什么不让我跟他去……难道说……是会长大人……”弓弦轻轻的点了点头,眼角已经开始泛红:“少爷请冷静,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他。”“快去啊弓弦……快带我去……!”桃李早已泣不成声,踉跄地拉着弓弦追上日日树涉的脚步。

       


        “若此生便是向死的旅途吗?我才不会害怕呢,你这个无可救药的‘皇帝’!”葬礼上,回想起那天的敬人看着安静地躺在水晶棺中的青梅竹马如是说道。




——因为我们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