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光呆在线奶人

ff14 信

#“再见了,挚友”
#私设光,ooc属于我



致 挚友奥尔什方:

        你在哈罗妮女神的怀里睡得还好吗?是不是还想着和我一起去冒险?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让这个梦想变为现实,然而很可惜,这个梦想,已经变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

       

       说来惭愧,自你走后,我因为接受不了你离开了的事实,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原因,暂时从伊修加德皇都移居到了格里达尼亚。那里的阳光很美,很温暖,让人有一种安心的感觉,真想让你也来感受一下啊。

      艾默里克知道了这件事后放不下心,就时常让埃斯蒂尼安过来看看。但每次他都直接从院子里翻进来,踏坏了不少我栽种的花苗,这让我感到非常无奈,又说不过他,只好过后再慢慢收拾残局。埃斯蒂尼安曾嘲笑我说这是养老生活,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时常还会回想起我和拂晓的各位从乌尔达哈逃亡到巨龙首时,你为我们端来的伊修加德奶茶所散发出的温暖;也时常会想起你看到我时那发自内心的开心和赞美。

       我还曾思考过,是什么让你为我们付出到如此地步?

      是因为我是拯救艾欧泽亚的“光之战士”?

     还是人们口口相传的那个“英雄”?

      

      ——都不是,只因为我是你用真心对待的“挚友”。

       但是说实话,我曾经一度不愿意成为那个所谓的“英雄”,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担得起“白魔法师”这个职业,尤其是……当我失去你的时候。

       这个时候,你肯定又想说“英雄可不应该露出这种表情…”这样的话了吧?但是很抱歉,你已经无法阻止我的悲伤在心里弥漫开来了。

       放心吧,我的挚友,待这一次过去,我会重整旗鼓振作起来的。只是现在,我必须得强迫自己面对现实,向已经离开的你,做一个正式的“道别”。

     

        ——再见了,挚友,愿你在哈罗妮的怀里安息,也愿哈罗妮保佑伊修加德,永远和平安宁,繁荣昌盛。



大型恐diao怖zhen片现场.jpg






终究还是逃不过系列.jpg

我可以宰了铁匠吗?

       偶尔回去跟着会长家的雷神去刷巢穴,奈何装备不行,只要稍微反应迟钝一些就会被打死。结束后去找铁匠强化,没想到+14的s魔杖被一锤子锤成+5。有材料没金币,等于一夜回到解放前,唯一备用的魔杖只有一把放在背包里的+14 95A魔杖,掉攻击不是一星半点。


       不好意思,我的内心逐渐变态了,请问我可以宰了铁匠吗?








       许久没听到这熟悉的旋律了,现在再听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不知不觉龙之谷已经走过八年,如今就像个老者一样垂垂老矣,很多人都已经不在这片大陆上了,似乎像是阿尔泰亚女神已经醒来,梦境中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一样。

       而我在这片大陆上,也陆陆续续走过了八年,曾经的欢笑和回忆还历历在目

——用生命成就了自己的炼金的未来的牧师们,不断鼓励着自己前进的会长,不辞辛劳教导自己的师父,和一直以来愿意帮助,相信,甚至维护自己的亲友们……

       谢谢你们,无论你们身在何方,哪怕此生再也无法相见,愿女神的庇护永远与你们同在,愿多年以后,还能再记起曾经的美好。






和亲友花了两个多小时拍照的产物

是艾因三个分支各自的65级ha和99级ha

艾因一家子就是要整整齐齐的才好啊~

另外附上拍照时发生的灵异事件————

He:等等,我看到了什么?Ri的桌子竟然飘起来了?!

Blu:哇好厉害!Ri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Ri:……【无语望天】


       
        回归没几天,把装备首饰龙玉护符什么的全部换成95级,最终面板达到当年还是辅助雷水平的我表示已经尽力了,下一步该如何把儿子再掰回输出雷,这是个问题…😂😂😂





       合服了,回去看看,小炼金家的小战士还是当年的那般模样,停留在了最美好的时光里。

       谢谢,曾经爱着我的你们。

#DN&艾尔之光联动paro

       #瞎几把乱写的奇葩脑洞,起源于某天忽然想到,若是龙之谷里的雷神和艾尔之光里的神官艾因一分支三转裁决者(richter)相遇会发生什么,性格迥异的两人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于是便试着写了下这个脑洞。

        #雷不会有,欧欧吸先致歉
      
        #文笔略渣致歉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第一章   异样
        
        安璃是在清理迷之大陆的魔物时发现不对劲的。
        起初自己还像往常一样挥动魔杖,为自己和队友加上三个祝福状态,进入巢穴清理魔物,但随后便发现,自己的技能夹杂着不正常的异样的蓝色三角形光屑,散落并消失在死去的魔物身上,而且攻击力异常的高,已经超出了这个大陆上的任何一位高手。
       难道自己最近是撞了好运,攻击进一步提升了?
       不,这不科学。安璃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自己的攻击力如何他是最清楚的,除却因自身身体原因不敢用尽全力外,就只剩下硬件问题了。
        但最近的装备强化已经做的很完美,也达到了高强装备应有的作用,这才是让安璃更加苦恼的原因。
       思来想去,安璃决定去一趟魔法师们所在的佩里奥斯塔魔法师团总部,去找她们的首席魔法师咨询。
       “您是说最近您的攻击力有异常?是怎样的异常呢?”魔法师听到安璃的描述后有些诧异,但还是保持着优雅的姿态询问。“若不介意的话,能请您随我一起移步到室外么,我怕会损坏了您屋里的东西。”安璃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到。“当然可以,这无碍。”魔法师回应道,并站起身跟随着他走出屋外。在门前的空地上,安璃抽出魔杖随手召唤了雷电之手,缠绕着细微电流的华丽的十字架应声而落,垂直插入地面,十字架上的电流夹杂着蓝色三角形光屑一起出现,又渐渐消散。
       魔法师小心地上前伸手感应了一下,然后面带疑惑地皱起了眉头。“怎么样?”安璃看着对方的表情有些担忧。“很奇怪,您的技能里夹杂着不属于这个大陆上的任何一种魔法能量,更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力量。”
       “另一个世界的力量?”
       “是的,而且非常强大,我想您也已经知道这股力量的强度已经超出我们大陆可控的程度,这恐怕不是件好事,万一被别人发现的话,您说不定会有大麻烦。”
       “……明白了,谢谢您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不必客气,首席阁下,还有什么问题么?”
       “我想知道,有什么别的办法能消除,或者抑制住这股力量么?”
       意料之中的摇头否定。“目前还不知道这股力量的来源,暂时没有办法消除,或者抑制住的,希望对您本身没有太大的影响,毕竟这样的现象很不正常。”
       “……好吧,感谢您的解答,我该告辞了。”
        “不客气,请您慢走。”

       就这样,安璃离开了佩里奥斯塔魔法师团总部,一边反复思考着魔法师所说过的话,一边召唤白龙坐骑回到了自己位于神圣天堂东区的家。
       一进门,管家便迎了上来:“阁下,您回来了,今天感觉还好么?”“还好。”安璃随口回答,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管家为他倒了一杯热茶端过去的同时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便皱了皱眉问道:“阁下,您怎么了,是不舒服么,要不要叫希尔曼医生过来给您看看?”安璃被这声询问拉回了思绪,马上回过神来接过水杯:“不,我没事,别担心。”管家这才松了口气说到:“没事就好,您的身体可得好好保重,不要太累了。”“我会的,谢谢你的关心。”慢慢喝了一口水后的安璃这才完全回到状况内,回到书房里开始处理当天的文件。

——————fin————————





————骚年,要来一个艾因牌温泉蛋吗?

        原来神官的“不需要进食”并不代表完全不能吃东西,但是艾因你这样把温泉蛋一口吞真的不怕被噎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