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许久没听到这熟悉的旋律了,现在再听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不知不觉龙之谷已经走过八年,如今就像个老者一样垂垂老矣,很多人都已经不在这片大陆上了,似乎像是阿尔泰亚女神已经醒来,梦境中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一样。

       而我在这片大陆上,也陆陆续续走过了八年,曾经的欢笑和回忆还历历在目

——用生命成就了自己的炼金的未来的牧师们,不断鼓励着自己前进的会长,不辞辛劳教导自己的师父,和一直以来愿意帮助,相信,甚至维护自己的亲友们……

       谢谢你们,无论你们身在何方,哪怕此生再也无法相见,愿女神的庇护永远与你们同在,愿多年以后,还能再记起曾经的美好。


       
        回归没几天,把装备首饰龙玉护符什么的全部换成95级,最终面板达到当年还是辅助雷水平的我表示已经尽力了,下一步该如何把儿子再掰回输出雷,这是个问题…😂😂😂





       合服了,回去看看,小炼金家的小战士还是当年的那般模样,停留在了最美好的时光里。

       谢谢,曾经爱着我的你们。

#DN&艾尔之光联动paro

       #瞎几把乱写的奇葩脑洞,起源于某天忽然想到,若是龙之谷里的雷神和艾尔之光里的神官艾因一分支三转裁决者(richter)相遇会发生什么,性格迥异的两人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于是便试着写了下这个脑洞。

        #雷不会有,欧欧吸先致歉
      
        #文笔略渣致歉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第一章   异样
        
        安璃是在清理迷之大陆的魔物时发现不对劲的。
        起初自己还像往常一样挥动魔杖,为自己和队友加上三个祝福状态,进入巢穴清理魔物,但随后便发现,自己的技能夹杂着不正常的异样的蓝色三角形光屑,散落并消失在死去的魔物身上,而且攻击力异常的高,已经超出了这个大陆上的任何一位高手。
       难道自己最近是撞了好运,攻击进一步提升了?
       不,这不科学。安璃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自己的攻击力如何他是最清楚的,除却因自身身体原因不敢用尽全力外,就只剩下硬件问题了。
        但最近的装备强化已经做的很完美,也达到了高强装备应有的作用,这才是让安璃更加苦恼的原因。
       思来想去,安璃决定去一趟魔法师们所在的佩里奥斯塔魔法师团总部,去找她们的首席魔法师咨询。
       “您是说最近您的攻击力有异常?是怎样的异常呢?”魔法师听到安璃的描述后有些诧异,但还是保持着优雅的姿态询问。“若不介意的话,能请您随我一起移步到室外么,我怕会损坏了您屋里的东西。”安璃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到。“当然可以,这无碍。”魔法师回应道,并站起身跟随着他走出屋外。在门前的空地上,安璃抽出魔杖随手召唤了雷电之手,缠绕着细微电流的华丽的十字架应声而落,垂直插入地面,十字架上的电流夹杂着蓝色三角形光屑一起出现,又渐渐消散。
       魔法师小心地上前伸手感应了一下,然后面带疑惑地皱起了眉头。“怎么样?”安璃看着对方的表情有些担忧。“很奇怪,您的技能里夹杂着不属于这个大陆上的任何一种魔法能量,更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力量。”
       “另一个世界的力量?”
       “是的,而且非常强大,我想您也已经知道这股力量的强度已经超出我们大陆可控的程度,这恐怕不是件好事,万一被别人发现的话,您说不定会有大麻烦。”
       “……明白了,谢谢您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不必客气,首席阁下,还有什么问题么?”
       “我想知道,有什么别的办法能消除,或者抑制住这股力量么?”
       意料之中的摇头否定。“目前还不知道这股力量的来源,暂时没有办法消除,或者抑制住的,希望对您本身没有太大的影响,毕竟这样的现象很不正常。”
       “……好吧,感谢您的解答,我该告辞了。”
        “不客气,请您慢走。”

       就这样,安璃离开了佩里奥斯塔魔法师团总部,一边反复思考着魔法师所说过的话,一边召唤白龙坐骑回到了自己位于神圣天堂东区的家。
       一进门,管家便迎了上来:“阁下,您回来了,今天感觉还好么?”“还好。”安璃随口回答,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管家为他倒了一杯热茶端过去的同时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便皱了皱眉问道:“阁下,您怎么了,是不舒服么,要不要叫希尔曼医生过来给您看看?”安璃被这声询问拉回了思绪,马上回过神来接过水杯:“不,我没事,别担心。”管家这才松了口气说到:“没事就好,您的身体可得好好保重,不要太累了。”“我会的,谢谢你的关心。”慢慢喝了一口水后的安璃这才完全回到状况内,回到书房里开始处理当天的文件。

——————fin————————

DN 圣诞节小剧场

#在圣诞树下跳华尔兹

#雷神安璃与魔羽哈维尔的昔日回忆

#ooc属于我,感谢看到最后的你,祝圣诞快乐

       

        夜幕降临,街上的灯光开始亮起,圣诞夜欢乐的气氛也渐渐浓烈起来。安璃牵着哈维尔的手一路小跑到巨大的圣诞树下。抬头看着树顶上挂着各种礼物呼出阵阵白气,心里无比的开心。他们利用今天一天放假的时间来完成前天晚上制定下来的圣诞夜狂欢目标,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了,那就是在圣诞树下跳一曲华尔兹。
        两人喘息了好久才平复下呼吸,安璃侧过头看着身旁有些紧张的精灵说:“怎么样哈维尔,说好的华尔兹呢,还记得我教过你的么?”
      “哈……华尔兹?我……我我我紧张……”哈维尔窘迫地对着手指支支吾吾地说道。
       “哦天哪哈维尔,我真没想到那么久了你还会掉链子,看来我带你去参加那么多次王室举办的酒会跳的舞还真是可惜了。”安璃无奈的笑着摇摇头。
       “这……这和那个不一样嘛,那个是在室内,这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啊……”哈维尔忍不住小小地跺了跺脚,红着脸说道。
       “实话告诉你吧,我也是第一次在这个地方跳舞。但我觉得在这以后,这将会是我们俩最难忘的一个圣诞夜。所以你也要拿出点勇气来啊,亲爱的?”安璃说着吻了吻哈维尔的脸,像是在给她加油似的,然后单膝跪下来向她伸出手,满怀期待地做出邀请的姿势:“美丽的小姐,请问你愿意和我共舞一曲么?” 哈维尔惊讶地看着跪在她面前的安璃,不禁双手捂住嘴。
       “答应他啊冒险家,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哦~”站在一旁的活动向导艾琳笑眯眯的看着这位害羞的精灵。
       “答应他!答应他!……”其他的圣诞活动工作人员(NPC)们也都在为哈维尔加油打气。
       “那……好……好吧……”哈维尔终于伸出手放到安璃的手心里,安璃牵着她的手亲吻了一下后站起身,看着她向他回以华尔兹舞的礼仪后轻搂着她的腰,带着她随着天堂优美的圣诞旋律翩翩起舞。
      夜色渐深,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但树下这对忘情舞蹈的人儿却跳得越来越用心。默契而优美的舞步,使得过往的冒险家和附近游玩着的人们都纷纷驻足观望。似乎是被他们那浪漫的氛围所影响,渐渐地,树下又多了几对和他们一同起舞的伉俪,和他们一起构成了神圣天堂的圣诞夜里最美的一道风景线……
       一曲终了,他和她慢慢停下舞步,相互行礼时,周围渐渐地响起热烈的掌声,把他们从刚才忘情舞蹈的梦中惊醒。看到周围围着那么多的人,还有几对情侣和他们一起舞蹈,哈维尔的脸又红了,只好把头埋进了安璃的怀里。而安璃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吻了吻她羞红的脸轻声在她耳边说道:“怎样,过瘾了么?”“嗯,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疯狂、最浪漫的事了。我当初是怎么想出这个主意的?现在我居然完成了!就像做梦一样。”哈维尔埋在安璃怀里激动得声音微微颤抖地说道。
       “那现在梦醒了么?”安璃歪着头调皮地问道,“如果是我,我宁愿永远沉浸在梦里,再也不愿醒来……”
       “……你胡说些什么呢!”哈维尔听到安璃这话马上打断了他,并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乱说话也不怕女神惩罚你!”小小地瞪了安璃一眼,哈维尔有些别扭地放下捂着安璃嘴巴的手。“好好好我不乱说话了,我的小傻瓜。”安璃笑着吻了吻哈维尔的唇,便拉着着她向周围围观的人群致意,人群中再次爆发热烈的掌声,其中还夹杂着许多人的祝福。欢笑声在天堂里久久萦绕……
       “这可真是个令人难忘的晚上啊~我真的好喜欢圣诞~”离开圣诞树后,在回家的路上哈维尔如是说道。她又恢复了来圣诞树下之前活泼好动的性子,拉着安璃的手一蹦一跳地向前走着。
       “那你还害羞不?还往我怀里躲,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害羞过呢。”安璃看着在他前面蹦跳着的精灵,嘴角的笑意不减。 “什……什么嘛,害羞……很正常啊,我是真的没试过在那里跳舞的。”哈维尔嘟着嘴别扭地说到,红晕又浮现在她的脸上。安璃偷偷地凑过去看了看说到:“哈哈,又脸红了。”
       “啊?!我才没有!!”哈维尔想用手捂住脸,却猝不及防地被安璃吻了一下,脸更红了。
        “你看看,还不红,现在更加红了。”安璃说着就笑着跑开了,因为他知道这样逗她,她肯定会追着自己打,还是先逃跑为妙。
       “小短腿……看我不追上你!”有些气急败坏地哈维尔二话不说开了鹰眼和爆发,瞬间追上了安璃的脚步。
       “站住!小短腿!看我不把你射成刺猬!”哈维尔在后面说道。
       “不好啦谋杀亲夫啦~~~~”安璃也很配合地回了精灵的话,心里却是笑开了花。

       “逗你脸红什么的,最可爱了,希望你以后也能这样一直快乐下去。”奔跑着的安璃不时回头看着在后面追赶着的哈维尔,不禁在心里默默地许下了这样的一个愿望:
“愿女神的祝福与你同在,我亲爱的哈维尔,以及最爱我、和我最爱的大家。”

DN 刺牧同居30题

        一两年前写的旧文搬运,ooc属于我,感谢围观……

刺客:曜          牧师:雷神

01.相拥入眠
      累了一天的曜不由分说地倒在了雷神身边床的空位上。
     躺在床上的牧师伸出手,缓缓把曜紧紧地拥在怀里。同时小心地避开了自己位于心脏部位的伤口,亲吻了他的额头后闭上了眼睛。
 
02.一同外出购物
     “山药……青菜……胡萝卜……精油……”
       等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亲爱的你买精油做什么?”雷神对此感到很诧异。
      “精油是给你按摩手用的,你的手一直都是冰凉的,这是因为你的伤影响到了血液循环,用这个按摩能起到活血化瘀的作用。”
       “那为什么菜都是素的?”
       “难道你想再领教一次胃痛的滋味么?”曜翻白眼故意冷着声音回答。
        某牧师立刻缩脖子认栽,不自在地揉了揉自己的胃部,只好乖乖听话了……
      
0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哇这个电影很不错,良心剧没有槽点!”
     “那是,这可是我费了很长时间才挑选出来的呢!”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这可是我费了很长时间才……”
     “以后不许熬夜看电影,我说呢那几天晚上你总是睡的那么晚,原来是为了这个!”
        说着一个奇迹……哦不,应该是一把药粉成功放倒了某牧师。

04.一方的起床气
   “亲爱的起床了——啊!!!”
   一枚带着毒的飞镖飞了出去,准确地扎在雷神刚刚举起的盾牌上。
      “不起!挡我睡觉者死!!”
       
05.做饭
    “今天来做咖喱饭吧?”
    “不行!你的胃还没养好,吃什么咖喱饭!”
    “那比萨呢?有肉又有菜,营养均衡。”
    “你想上火么?就你这身板,我看怎么吃都不会胖几斤。”
     “……那我还能吃啥?”
一碗“卖相”还不错的药膳递到面前:
       “喏,吃这个,吃完了胃不痛心不慌,就连失眠都治好了!”

06.大扫除
       身穿白袍的牧师正站在窗前奋力跳起来擦高处够不着的地方,
       却不知在自己身后,某刺客正黑着一张脸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手里捏着一把涂了麻药的银针。
      
07.浏览过去的相片
      “亲爱的你来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雷神拿着一张曜和一个陌生刺客的亲密照片黑着脸问到。
      “啊~那是我的前任。”
      “哟~我居然没发现你也有前任啊嗯?说吧,什么时候的事?”
      “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
      “…………”
 
0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不许乱吃东西,你的胃不允许你再这样作死下去了!”
     “不许再熬夜批文件,你那渣渣身体迟早会变得更糟糕的!”
     “记得按时吃药,别总是等到伤口疼得厉害了才想起来!”

       “……”
       “那你也得答应我一些事。”
       “什么事?”
       “不要把衣服随便乱丢,这样你迟早会因为找不到成套的衣服而变成混搭王,这样很失礼。”
       “不要总是裸睡,否则被子掉了没人帮你盖回去,会感冒的。”
        “不要总是黑着一张脸,其实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要多笑笑才好。”

        “…………”

       “最后一件事……”

       “什么?”

       “如果哪天我不在你身边了,请你,像照顾我一样好好照顾你自己,不要让我担心,好么?”

09.相隔两地的电话
      “我想你了……”
      “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蹲坑中,请稍后再拨……”

10.早安吻
      “早安,亲爱的。”
      “哦天哪……每日一‘啃’又来了……”

11.替对方挑衣服
         曜满意地看着雷神穿着自己为他挑选的动物园套装,
        却没想到雷神笑着给他拿出了一套黑底白裙蕾丝边的女仆装,裙边短的让人想入非非。

        “……谁告诉我圣职者都是纯洁的我保证不打死他!”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如果我能把自己的幻象变成宠物,那该多好。”
      “你倒不如想想幻象怎么把你变成他的宠物才对。”

13.一方卧病在床
      “我警告你,你要是有事我跟你没完!”
      “放心……只是发烧而已……没事的……”
      “伤口疼么?”
      “不疼……一点事都没有……”
      “那垃圾桶里的那摊红色的液体是什么东西?”
      “那是之前我不小心打翻的番茄酱……”
      “好吧,总之你给我好好待在床上,我去熬药。”

      看着曜离开房间的背影,雷神的笑容由温和变为苦涩。
       “对不起,亲爱的,身体情况恶化的打击,我舍不得让你去承受。所以,请原谅我对你撒了谎……”

14.午睡
        阳光温暖的午后,雷神温柔地看着在躺椅上睡着的曜,偷偷地在他额上留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15.帮对方吹头发
      “亲爱的,没想到你的头发挺长的啊,和女孩子有的一比。”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们牧师里不也有娘炮头的发型么?”
       “然而啊……亲爱的……”雷神说着把曜的头发梳整齐后,把两边的头发往肩上一拨,笑着说道:
        “这样不就是和他们差不多了么?”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你说什么?出浴后的怦然心跳?我没听到,我只知道某个牧师差点淹死在浴缸里了!”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曜在无意中发现,一向很少出门的雷神总会在一个月的某一天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且不管他怎么追问,他都不愿透露半点行踪。
       直到某天曜跟踪着雷神的脚步踏进位于普雷利镇的教堂、听到他虔诚的祷告时,才明白事情的真相:
       “感谢女神,让我遇到了这辈子最最珍爱的人——曜。愿女神的庇佑永远与他同在,阿门。”

18.接对方回家
       今天是雷神在教会医院做例行病情检查和治疗结束回家的日子,曜一大早就做好了迎接他的准备。
     然而这一次的接回方式有些特别,倒让雷神惊出了一身冷汗。
     首先,是负责护理自己的牧师听到了异常的响动,为了自己的安全而出去查看,却一去不复返。
     然后,另一个身着怪异的白袍“牧师”动作迅速地进入了病房,走到病床边看了看旁边监护仪器上的数据,并顺手换下了滴空的药水瓶后,才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自己。
     最后,这个“牧师”竟然大大咧咧地坐在病床边,伸手拉起他另一只没有扎针的手,从怀里掏出一瓶液体倒在手上,轻柔地为自己按摩了起来。
       而自己则是从头到尾都在警惕地打量着来人,做好随时电击敌人的准备,最后才发现面前的人有些眼熟——正是自家刺客。
       
       “……亲爱的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了在大门口等我的么?”
       “等不及了,再说了他们也没告诉我你还在观察。”
     “没办法,医生说这次需要延长观察时间,等药效发挥后再做一次复检。若是情况稳定的话,我就能回去了。很抱歉没能及时通知你。”
      “没事,我现在不也来了么。”
      “那你是怎么混进来的?这里戒备很严,很容易被人发现。”
      “很抱歉,我把你的特护牧师们都打晕了,包括主治医生。你的病房号,还是我在医生办公桌上的病历本里查到的,所以就过来了。”
       雷神听了不禁在心里默默扶额,同时也为被无辜打晕的同僚们默哀。
       “那你也别穿的这么奇葩啊,这样穿长袍,明显会露出破绽。”说着雷神轻轻挣开曜握着自己的手,伸手解开了他身上的长袍纽扣。
        “你看,扣子扣的不对,而且领子也歪了。我很惊讶你穿成这样居然没被他们看出来。”哭笑不得地替他重新扣好扣子并整理好衣领后,雷神轻轻地拍了拍人的胸口。
      “行了,你也别乱动了,好好躺着吧!”
       “可以,不过前提是你得让我跟正站在门外的同僚们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你才能避免被他们带走并电成灰的危险而留下来。”

19.离家出走
       “我要搬去教会住!”
      “可以,只要你不怕我像上次那样偷偷潜进去找你就行。”
      “…………”

20.一个惊喜
       “亲爱的,我终于攒够钱买玻璃笔了!”
      “什么?!我给你预定的笔已经在路上了,你不会真的买了吧?!”
        “啊?!没……没有……我只是告诉你我钱已经攒够了而已。”
       “呼~那就好,省的你整天念叨着那支笔,耳朵都被你念起茧子了。”
       “亲爱的……”
       “嗯?”
       “你真好!”
       “呕——”

21.屋顶上看星星
       “亲爱的,听说今晚会有一场盛大的流星雨,我们一起去屋顶上看吧?”
        “看什么星星,都重感冒了还不快给我滚回床上休息!”
       说着曜伸手把还在捂着嘴咳嗽的某牧师用老鹰抓小鸡的方式给拎回了卧室,然后用布条连人带床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并盖上了被子。

22.一场飞来横祸
       雷神不幸被自己释放异常的雷暴电成了重伤,曜在为他进行紧急救治后寸步不离地守在床前,生怕自己一离开他就会消失似的。
       “亲爱的……我没事的……你去睡会吧?”躺在床上的雷神看着疲惫的曜心疼不已,便开口劝道。
        “不,我不累的,你好好休息吧。”曜揉着快要睁不开的眼睛回答道,最后还是支撑不住,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雷神温柔地看着自家刺客安静的睡颜,不禁露出了一抹微笑,慢慢地侧过头在他的额上留下了轻轻一吻。
“辛苦了,亲爱的,晚安。”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以后我们要是有了孩子,我要把我所有的刺客技能都教给他!”
       “我也要把我所有的雷神技能都教给他!”
       “这样他就是全能的了,哈哈我们真厉害!”
        想入非非的两人相视一笑,沉浸在对未来孩子的幻象中。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亲爱的你看,窗上的雪花结冰了,明天应该还会有更大的雪吧?”雷神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兴奋地说道,却不想被曜用厚实的长袍包裹了个严实。
       “我看明天第一个被冻成冰雕的就是你了,少在我面前卖萌,把衣服穿上!”曜双手插着腰白了一眼对面的牧师,面无表情地回答了他。

25.喝醉
        一向酒量不错的曜这次居然被雷神从教会里带回来的鸡尾酒给醉倒了,趴在桌上睡得深沉。
        然而令雷神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在桌上睡着的曜趁他在厨房里熬醒酒汤的时候——消失了。
        雷神心急如焚地寻找着曜的踪迹,却无意间发现自家刺客居然去了只有他们牧师才去的教堂,且就这样低垂着头跪在女神像前。
        刚想上前扶起对方,却忽然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一声声痛彻心扉的哽咽。

他说:
       “我从不信奉女神……也从不信奉任何虚幻的东西……但是这次……我不得不祈求你……求你……让我来代替雷神去承受那道伤口所带来的伤害和痛苦吧……只要他能好起来……完完全全地好起来……”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我要反攻!!”
      “就你这‘弱鸡’身板还想反攻我?做梦!”
      “掌握之手!连锁闪电!”
      “????怎么动不了了??”
      “我说过,我要反攻的~”笑的一脸人畜无害的雷神看着被掌握之手和连锁闪电定身+感电的曜,伸手用一根手指挑起了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27.穿错衣服
       曜惊悚地发现自己的黑色军装外套不见了。
       而雷神也惊悚的发现自己的白色祭祀外套不见了。
于是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询问对方:
        “亲(雷)爱(神)的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白(黑)色祭(军)祀(装)外套——?”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却忽然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外套穿在对方的身上。

28.一方受轻伤
       “……别动!”
       “啊啊啊啊轻点——疼!!”
       “……再喊我就让你永远闭上你的嘴!”

29.意外的求婚
        “亲爱的,嫁给我好吗?”
        “等……等等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我我我我婚前恐惧症爆发啦我要去冷静一下……”
          雷神一脸无奈地看着瞬间跑远的曜默默扶额。

30.滚床单
       “亲爱的我们来滚床单吧~”
       “滚床单是什么好吃吗?”


——————END——————





       一个人瞎几把逛瞎几把跟咸鱼青蛙拍照什么的,忽然发现自己的影子还挺好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对影成三人”??





养老带新人的皮卡丘,好久不见……

DN 堕入黑暗

#堕入黑暗

#龙之谷剧组织的名朋屠屏戏

#不怎么黑化的黑化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黑化这是我所能想到的“黑化”了

#欧欧吸有,细节问题有,不喜请远离
      

      窗外呼啸的风雪和屋里的温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自己捧着一杯温热的驱寒药茶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当日的文件。已经很久没有抓到过龙之追随者了,更何况还是其中的一名小高层。情况似乎变得有些严重起来。
     
       忽然办公室的敲门声响起,“请进。”一名下属开门进入。

       “首席,已经审问了三天了,他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说。”

      “哦?嘴巴那么硬,有意思。”听到下属的汇报后嘴角勾起一抹笑,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

       “行刑的情况如何?”

       “该用的都用上了,但他似乎是经过特殊训练,所以受伤情况并不是很严重。”

       “行吧,我去看看,我就不信他还能硬到什么程度。”

        “可是首席,地牢里温度极低且潮湿,虽然有火把和炭盆,但仍没有多大的改观,万一您身体受不住再次病倒……”

       “我没事,最近的身体情况还不错,这点小问题不会有事的。”于是便撑着椅子的扶手慢慢站起身拢了拢长袍,并取下搭在椅背上厚重的斗篷披上。

       “走吧。”
      
       “是。”下属只好服从命令跟在自己身后,但自己却忽然想到了些什么,便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对方。

       “怎么了首席?”

       “一会你帮我叫人去一趟圣徒那里,就说我要取药和一具尸体,记住,要和那龙追的家人身形、长相都相似的。至于要拿什么什么药、为什么需要尸体,我会在信件里和他说的,取来后直接送到地牢里给我,谢谢。”

       “好的首席,我一会就去办。”

       和下属一同走过教会长长的走廊,并在途中放飞了一只粉鸟通知圣徒后到达了地牢入口,刚踏入地牢第一步,自己就被一股带着些许血腥和腐臭的潮气呛得连连咳嗽,缓了好一阵才继续前行。直至到达刑房下属们看到自己到来,才停止审问,把位置让给自己。

       “首席,您来了。”

       “嗯,交给我吧,你们都去歇会。”

       “是。”于是大半的人都离开了,只剩下四五人留下看守,自己坐在审讯台面前看向被绳索绑在柱子上、身上满是血污人。

      “说吧,你的姓名,职业,和目的。”

      “……”对面低着头看似狼狈且半死不活的人抿了抿嘴并没有答话。

      “受了那么多酷刑都不愿吐露半句,是条汉子,可惜你这样强硬的态度,只会害了更多的人,比如,你的家人。”

       直至这句话音落后对方才有所反应,微微抬眼看着自己艰难地蠕动干裂的嘴唇发出低沉的声音:“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怎么样?当然是关起来严刑拷打了,如果你再不招供我还会像对待你一样对待他们,天天十八般酷刑伺候着。”

        “你真卑鄙!!”忽然爆发的咆哮和挣扎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显得异常突兀,锁链碰撞的声音和对方嘶哑的吼叫撞击着耳膜感觉非常难受,便轻轻捂了捂耳朵。这时一位下属前来汇报,在自己耳边耳语几句,然后把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和一瓶药放在审讯桌上后退下,自己点点头表示明白后慢慢站起身一步步走向对方,指尖抬起对方的下巴看着他扯出一抹笑回答:“卑鄙?你知不知道你们所做的事,还比这些更卑鄙无数倍?”

       “你……!”对方面目狰狞地怒视着自己,但自己并不以为然,反而有些得意地笑了。
  
         “刚刚我的下属来汇报了,说你的家人经受不住我们的酷刑,已经死了,现在抬过来给你见他最后一面。”打断对方的咆哮后慢慢站起身带上手套,把盖着白布的担架慢慢掀开,露出一个满脸血污、且伤痕累累的人体。

       “因为你拒绝招供,所以别怪我们对你的家人做了这样的事。投靠龙追,真的是害人害己啊~”无视了对方对亲人去世的哭喊和对自己的谩骂,再转身拿起桌上的药瓶打开盖子倒出两粒在手心,白色的小拇指指甲盖大的片剂仿佛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抬头看向对方并挥手示意一旁的下属将他强行按住并掰开下颚把药喂下去。看着对方不断地反抗、呛咳甚至是催吐后自己冷笑了一声:“现在该你为你死去的家人赎罪了,你这么做是没用的,因为你只有选择招供,才能让为你而死的亲人安息。”

       “你给我吃了什么?!呃——!!”对方脸色骤变,浑身颤抖,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证明药物已经起效。

       “我给你吃的,是一种能控制大脑中枢系统的药,就算你再怎么不愿意招供,它也会完全控制你的思维,让你说出来,而且,是必须要说。”

       “你——!!呃——!!”

       “说吧,你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几分钟后,一切都结束了。”

       “我说……我什么都说……”

       “洗耳恭听。”

       五分钟后,刑房里恢复了寂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自己在地牢的出口处用温水清洗着双手,身后跟着自己的下属则拿着刚刚写下来的口供。

       “首席,您刚刚给他吃的是什么药?还有,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过他的家人啊。”

      “我给他吃的是剧毒氰化钾,至于关押他的家人把他的家人折磨致死啊控制他的大脑什么的,那只不过是加了些心理暗示和一点点实质上的精神打击,让他自己心甘情愿地招供罢了。”

       “那您为什么还要让他死,留着他不是更有用吗?”

       “像他这样的龙追小高层,早就把自己的命不当回事了,更何况如今是落到了我们手里。再放回去,或者是留着作为威胁,都已经没有用了,所以只能是死。而且他们的筹码多的是,不会在乎少了一枚棋子。”下属听了后点点头表示理解,但更多的是震撼,毕竟从没见过向来温和的上司会有如此狠辣的手段。

       “在发什么呆,赶紧跟我回去处理口供吧?”

      “啊……是!”回过神的下属这才急匆匆跟上已经走远了的自己,向审判庭的办公区走去……

三月份日常三十题之第一、第二十一、第二十二题

咸鱼继续努力复健,不成功便成鱼干【滚】

私设有,欧欧吸有,仍然是问卷素材,随便挑几题慢慢写

第二十一、二十二题合成一题来写,冷笑话系列

第一题    你的人物童年时常做什么游戏?

       “童年时的游戏么?”看着这道题目,艾瑞尔不禁在心里吐槽起了这份问卷的可靠性,闭上眼努力在脑海里搜索着儿时的记忆。

       小时候最喜欢做的游戏……似乎没有,记忆里的童年都是在一天又一天的贵族礼仪学习和成堆的魔法知识书本里度过的。要说这样的生活该有什么变动的话,那就只剩下时常在大半夜里忽然生病,被父母或者佣人送入医院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如此枯燥无味的童年生活自己居然也能甘之如饴,忍耐力似乎已经超出正常人的范围了。自嘲般地轻笑一声后艾瑞尔睁开眼睛在问卷上写下答案。看着卷子上大段大段的话语,就像是看到了一个濒死的人正在生死录上书写着自己生前的人生历程一般。把问卷压在桌上的文件底下后艾瑞尔站起身慢慢伸了个懒腰走向茶几,打算泡杯红茶喝。

       “书写人生什么的,我还是好好去享受现在的生活吧……”

第二十一题   你的人物每天早起做的第一件事是?
第二十二题   你的人物每晚睡前做的第一件事是?

       看到这两个问题时,艾瑞尔嘴角抽搐般地勾了勾吐槽道:“这是要打探隐私了么?”递给他问卷的下属听到这句吐槽也只是窘迫地笑笑回答:“那位精灵阁下说了,要您如实填写。”
       
       “哦?这样吗?那我看看怎么写……”于是就这样边想边在卷子上写下了这样的一行字:“早起前做的第一件事是睁开眼睛;晚上睡前做的第一件事是闭上眼睛。”而后递给下属:“你看,这样回答他会满意么?”

       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