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DN 堕入黑暗

#堕入黑暗

#龙之谷剧组织的名朋屠屏戏

#不怎么黑化的黑化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黑化这是我所能想到的“黑化”了

#欧欧吸有,细节问题有,不喜请远离
      

      窗外呼啸的风雪和屋里的温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自己捧着一杯温热的驱寒药茶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当日的文件。已经很久没有抓到过龙之追随者了,更何况还是其中的一名小高层。情况似乎变得有些严重起来。
     
       忽然办公室的敲门声响起,“请进。”一名下属开门进入。

       “首席,已经审问了三天了,他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说。”

      “哦?嘴巴那么硬,有意思。”听到下属的汇报后嘴角勾起一抹笑,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

       “行刑的情况如何?”

       “该用的都用上了,但他似乎是经过特殊训练,所以受伤情况并不是很严重。”

       “行吧,我去看看,我就不信他还能硬到什么程度。”

        “可是首席,地牢里温度极低且潮湿,虽然有火把和炭盆,但仍没有多大的改观,万一您身体受不住再次病倒……”

       “我没事,最近的身体情况还不错,这点小问题不会有事的。”于是便撑着椅子的扶手慢慢站起身拢了拢长袍,并取下搭在椅背上厚重的斗篷披上。

       “走吧。”
      
       “是。”下属只好服从命令跟在自己身后,但自己却忽然想到了些什么,便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对方。

       “怎么了首席?”

       “一会你帮我叫人去一趟圣徒那里,就说我要取药和一具尸体,记住,要和那龙追的家人身形、长相都相似的。至于要拿什么什么药、为什么需要尸体,我会在信件里和他说的,取来后直接送到地牢里给我,谢谢。”

       “好的首席,我一会就去办。”

       和下属一同走过教会长长的走廊,并在途中放飞了一只粉鸟通知圣徒后到达了地牢入口,刚踏入地牢第一步,自己就被一股带着些许血腥和腐臭的潮气呛得连连咳嗽,缓了好一阵才继续前行。直至到达刑房下属们看到自己到来,才停止审问,把位置让给自己。

       “首席,您来了。”

       “嗯,交给我吧,你们都去歇会。”

       “是。”于是大半的人都离开了,只剩下四五人留下看守,自己坐在审讯台面前看向被绳索绑在柱子上、身上满是血污人。

      “说吧,你的姓名,职业,和目的。”

      “……”对面低着头看似狼狈且半死不活的人抿了抿嘴并没有答话。

      “受了那么多酷刑都不愿吐露半句,是条汉子,可惜你这样强硬的态度,只会害了更多的人,比如,你的家人。”

       直至这句话音落后对方才有所反应,微微抬眼看着自己艰难地蠕动干裂的嘴唇发出低沉的声音:“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怎么样?当然是关起来严刑拷打了,如果你再不招供我还会像对待你一样对待他们,天天十八般酷刑伺候着。”

        “你真卑鄙!!”忽然爆发的咆哮和挣扎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显得异常突兀,锁链碰撞的声音和对方嘶哑的吼叫撞击着耳膜感觉非常难受,便轻轻捂了捂耳朵。这时一位下属前来汇报,在自己耳边耳语几句,然后把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和一瓶药放在审讯桌上后退下,自己点点头表示明白后慢慢站起身一步步走向对方,指尖抬起对方的下巴看着他扯出一抹笑回答:“卑鄙?你知不知道你们所做的事,还比这些更卑鄙无数倍?”

       “你……!”对方面目狰狞地怒视着自己,但自己并不以为然,反而有些得意地笑了。
  
         “刚刚我的下属来汇报了,说你的家人经受不住我们的酷刑,已经死了,现在抬过来给你见他最后一面。”打断对方的咆哮后慢慢站起身带上手套,把盖着白布的担架慢慢掀开,露出一个满脸血污、且伤痕累累的人体。

       “因为你拒绝招供,所以别怪我们对你的家人做了这样的事。投靠龙追,真的是害人害己啊~”无视了对方对亲人去世的哭喊和对自己的谩骂,再转身拿起桌上的药瓶打开盖子倒出两粒在手心,白色的小拇指指甲盖大的片剂仿佛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抬头看向对方并挥手示意一旁的下属将他强行按住并掰开下颚把药喂下去。看着对方不断地反抗、呛咳甚至是催吐后自己冷笑了一声:“现在该你为你死去的家人赎罪了,你这么做是没用的,因为你只有选择招供,才能让为你而死的亲人安息。”

       “你给我吃了什么?!呃——!!”对方脸色骤变,浑身颤抖,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证明药物已经起效。

       “我给你吃的,是一种能控制大脑中枢系统的药,就算你再怎么不愿意招供,它也会完全控制你的思维,让你说出来,而且,是必须要说。”

       “你——!!呃——!!”

       “说吧,你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几分钟后,一切都结束了。”

       “我说……我什么都说……”

       “洗耳恭听。”

       五分钟后,刑房里恢复了寂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自己在地牢的出口处用温水清洗着双手,身后跟着自己的下属则拿着刚刚写下来的口供。

       “首席,您刚刚给他吃的是什么药?还有,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过他的家人啊。”

      “我给他吃的是剧毒氰化钾,至于关押他的家人把他的家人折磨致死啊控制他的大脑什么的,那只不过是加了些心理暗示和一点点实质上的精神打击,让他自己心甘情愿地招供罢了。”

       “那您为什么还要让他死,留着他不是更有用吗?”

       “像他这样的龙追小高层,早就把自己的命不当回事了,更何况如今是落到了我们手里。再放回去,或者是留着作为威胁,都已经没有用了,所以只能是死。而且他们的筹码多的是,不会在乎少了一枚棋子。”下属听了后点点头表示理解,但更多的是震撼,毕竟从没见过向来温和的上司会有如此狠辣的手段。

       “在发什么呆,赶紧跟我回去处理口供吧?”

      “啊……是!”回过神的下属这才急匆匆跟上已经走远了的自己,向审判庭的办公区走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