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地理七题(之一)

       复健失败的怨念产物,以及,和主题八竿子打不着的内容,欧欧吸严重,别打我别打我别打我我不要再吃药了!!



北冰洋在极夜中的极光下

       艾瑞尔一个人静静地走在教会长长的走廊过道时看到了窗外异样的光芒。

       那是只有在极地地区才会出现的极光,绚烂而又梦幻的光线一点点沁染着漆黑的夜空,将它照亮。

  
       艾瑞尔被这道美丽的光芒吸引,就这样愣愣地站在窗前看着那片片瑰丽的色带布满夜空,心里也泛起了别样的滋味。

       一直以来,自己身边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而自己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也经历了很多事。最爱的人离开,众叛亲离,指责,嘲笑,崩溃,一直都在坚持治疗的身体还是一天比一天虚弱,心理被一点点被逼到极限的边缘,最终不得不面临是否手术的审判。虽然知道自己得不到任何的安慰和陪伴,一切的一切都必须自己去承受,所以除了咬咬牙熬过去,也别无选择。

       说自己坚强吗?不,其实自己比任何人都要害怕和脆弱;说自己很坏吗?是的,很坏,比任何人都要坏,就像是伪装成天使的魔鬼,一点点将他人的美梦吞噬殆尽,他人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才好。但,也只有这些刻骨铭心的经历,才能锤炼出一个更好的自己。

       尽管,自己的生命终有一天也会像这些如同烟花般的极光一样,渐渐消失在天际。

       极光不知何时早已静静地消失,留下黑夜惯有的漆黑。而艾瑞尔也不知站在窗前多久。直至寒冷的风带着雪夜里的清新空气吹进窗户打在他脸上刺激呼吸道出现应激反应轻咳出来才将他从回忆中唤醒,伸手把敞开的窗户关上,整理好衣服将自己完全包裹起来后才抬起站的有些酸痛的脚继续朝办公室的方向走去,他得趁圣徒没发现自己偷跑出去做委托前回到床上躺下,毕竟还在复健中的自己状态也好不到哪去,若是被发现,自己必定会被再次束缚在病床上。

       一想到圣徒那老妈子般的说教和看着自己如同盯着猎物一般的眼神,艾瑞尔有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叹了口气,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