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DN】#当猫咪对兔耳朵感兴趣的时候

       因一个猫咪“爱抚”兔子耳朵的表情包而迸发出来的脑洞。以此投喂药药和冰,希望他们能喜欢。

另,祝阿暮(时空领主)和疫(圣徒)新婚愉快😊😊😊

当猫咪对疫先生的兔子耳朵感兴趣的时候——
      
      某天疫外出回来时,头顶上多了对兔子耳朵。
   
      毛茸茸、且时不时抖动的耳朵让一只猫对此倍感兴趣,寻思着该如何着跳上去一探究竟,却总是被心思缜密的疫发现它的意图,继而一次次躲过了它的偷袭。
      
       一只猫见状,不服气地对着疫“喵~”了一声,表示自己还会再次发动偷袭的,却被疫的一声冷笑淡淡带过,转身去房间里找暮。
        
       几天后,疫接到神殿任务,需要外出肃清魔物。待到回来时已是疲惫不堪,就这样和衣睡在了沙发上。此时躲在暗处的一只猫觉得有机可乘,便轻手轻脚地跳上了沙发,伸出爪子轻轻挠了挠疫头顶上的兔耳。
    
       兔耳在一只猫的动作下交替地抖了抖,然后恢复平静。这让一只猫更加地玩心大起,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此时的疫睡得正香,对外界的一切事物早已不省。一只猫看到熟睡的疫没有任何反应,便放开了胆子,抱着疫的脑袋开始对兔耳又啃又舔,动作干脆利落,把兔耳当成了它的玩具。
  
       直至疫被一只猫的动作弄醒,一只猫才反应过来,想慌忙松爪逃离了“作案”现场,却不想指甲勾住了疫的头发,怎么都松不开。
       
       “喵呜——!!!”一只猫慌不择路,只好狠下心来扯断了爪尖的头发,却不想让疫痛的叫了出来。
      
       “啊——!!”伸手捂着被扯痛的头发,疫被疼痛刺激得完全清醒了,慢慢坐起身皱着眉看着对面的猫咪。
       
       一只猫一脸悲催地看着对面的疫,拉长了声音软软地叫了一声,像是在为自己求情,求疫不要打它似的。
       
       而疫看到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猫咪,料定它必定没干什么好事,便捂着脑袋眯起眼睛冷笑着看着一只猫。
       
       “让我来猜猜你刚才到底干了些什么坏事呢~”手还在不停的轻轻揉着头上的痛处,疫冷到冰点的声音回荡在客厅,让一只猫有些毛骨悚然。
  
       “喵——呜——喵!”像是在回应他的话似的,一只猫再次用软萌的叫声试图打破疫对它的审问时的严肃气氛,然而却并没有什么用。

       “是对我的头发有仇呢?还是说——”疫故意拉长了声音,看着对面一只猫的反应,手摸上了头上湿润的兔耳:“对我的兔耳朵很感兴趣嗯?”

       “喵——呜——喵——!”一只猫见状不妙,想拔腿就跑,却还是慢了一步,被疫一手捞起来抱在怀里,用手轻轻拍打着猫咪的爪子。

        “小猫崽子,叫你啃我耳朵!叫你把我耳朵当玩具……”

       “喵——!!呜——!!喵——!!!”

       “哦天哪小疫疫,你和猫咪在干什么?”被吵闹声吵醒的阿暮揉着眼睛站在走廊上往下看着。疫见状赶紧停止了对猫咪的“虐待”,扯出一抹尴尬的笑看着楼上的法师。

       “早上好爱妻,我正在给猫咪上教育课呢。你看,”疫抱起猫咪面对着自己,伸出右手到猫咪面前:“来,握个手。”一只猫不屑地把头扭到一边,明显不配合的样子。

       “我怎么觉得是你在欺负它呢亲爱的?”暮眯着眼睛走下楼站在疫的面前,伸手抱起猫咪放开到一边后一把把疫推倒在沙发上,以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姿势跨坐在疫的腹部,把疫弄的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爱……爱妻你轻点……我错了我错了……啊!!!”
  
       闷哼着的求饶声变成了急促而痛苦的惨叫,阿暮稳稳地抓着疫的两只手按在沙发上,臀部一次次重重地钝坐在疫的腹部,令疫痛苦不堪。

       “叫你欺负猫咪!叫你撒谎!叫你……”
       
       而一只猫在一旁看着被家暴的疫,同情地“喵——”了一声后,跳上一旁的茶几继续饶有兴趣地围观了。

评论(10)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