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十分钟的爱

cp:曜×雷神     

梗的出处借鉴了一对有故事的雕塑的介绍,主要讲述的是一对恋人从相识、相知、相爱、最后由于各自的信仰不同和现实的残酷而不得不分手的故事。雕塑家便以此故事为原型,创作出两尊面对面的钢制雕塑。

不同于一般的雕塑固定不动的常规,这两尊雕塑是可以移动的。每天傍晚7点,这两尊雕塑便开始缓慢地向对方移动,从最初的距离开始,一点点靠近、重合,慢慢穿过对方的身体,直至最后分离。全过程约10分钟,向前来游玩的游客、以及当地喜欢这尊雕塑的人们重现故事里的情节。

十分钟的爱,时间虽短,却胜过永恒。

       

【one minutess】

从他眼里到他的心里需要多久?

一分钟足矣。

因为他和他的第一次交集,就注定了以后。

【two minutes】

有一对单翼的天使,一个的翅膀长在左边,另一个的翅膀长在右边。

他们都因此而无法独立地飞翔,所以各自都被广阔的天空所遗忘。

直到有一天,他们遇见了彼此,在拥抱对方的同时,也成功地获得了飞翔的幸福。

而他和他,就像那对单翼天使一样,依靠着彼此的力量,相互扶持着一直走下去。

【three minutes】

问:每天他都会做的三件事是什么?

答:照顾他,保护他,看管他。

哪怕离开他超过一秒钟也不行,因为他需要他的救赎,他是他心里唯一的牵挂。

也只有他,才能让他有勇气去为他做任何事。

【four minutes】

他依赖他,信任他,但同时也将自己的痛苦努力地向他隐瞒。

本以为自己能够再一次很好地掩饰,却还是被敏锐的他察觉。

“站住!”

他背对着他愣住了,无言。

他起身绕过餐桌,慢慢将他因疼痛而紧绷着的身体扳过来面对自己,双手按在他的肩上,看着他垂下的眼眸。

“毫无保留地面对我,就这么难么?”

“不是的,我……”无力的反驳,很没底气。

“我希望你在我面前,能够坦诚一点,即使你不想让我知道,你的身体情况又糟糕了一些!”

“……”

他的眼眶有些发红,微低着头,但紧绷的身体却在他看似强硬、却又温暖的话语中渐渐放松下来,静静地靠在他的身上。

“对不起……”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我只希望下次你不舒服的时候,能如实地告诉我,我会想办法的。”

他顺势搂住他单薄而虚弱身体,轻吻了他的唇,然后用公主抱将他抱起,向卧室走去,把他放到床上,并盖好被子。

他坐在床边,伸手握住他苍白而纤细手,对他说:

“睡吧,我在。”

【five minutes】

当他被熟悉的疼痛弄醒,看到的却是触目惊心的鲜红渲染了自己的左胸。

苍白的脸,苍白的唇,无力的呼吸,在红色的映衬下犹如易碎的白色琉璃。

饶是自己心里早有准备,也被这意料之中、却又猝不及防到来的这一天感到惊慌失措。

默默费力地转头看向枕边还在熟睡着的他,却不想再次把他吵醒。

“抱歉,亲爱的,我给你的承诺,或许再也做不到了呢。我只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好好地,忘了我,重新开始……”

视线开始渐渐模糊,不想闭眼,

真的……不想……

【six minutes】

“什么叫忘记你重新开始?!你当我傻么?!我告诉你,如果你回不来了!我就陪你一起死!!”

醒来后看到这一幕的他几近崩溃,尽管也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现实打击得支离破碎。

习惯性地握起他的一只手释放出治愈查克拉能量,另一只手颤抖着取出他平时专用的蓝鸟向教会医院求助,而心里,却早已和他的胸前的伤口一样,鲜血淋漓。

他不知道他是否还能挺过来,尽管自己知道现在的他,很危险。

看着镜中有些颓废的自己,他想,如果这次他真的走了,还能有谁,来陪他继续走出这冰冷而黑暗的生活?

没有回答,只有漫长而煎熬的等待……

【seven minutes】

当他挣扎着从死神之手的缝隙中艰难脱险,并重获光明时,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隔离窗外的他。

明明可以进来,却为了他的安全而坚决不肯踏进房门一步。

但最后,他还是妥协了,为了能更好地护他周全,将他和那些对他虎视眈眈、阴险狡诈的人和事努力地隔绝在外,好让病情刚稳定下来的他,能得到一丝恢复的机会和时间。

“我所能做的,就是陪你一起面对,哪怕这并不是我所想、我所要的……”

【eight minutes】

他不知道,当尚未完全痊愈、却又不得不提前出院的自己带着教皇密令,和他、以及同伴们一起攻下枢机院,为教会夺回一点实权时,他看向自己时眼里的着急和担心。

他不知道,在自己偷偷地把手放在因不适而还在抽搐着的胃部,脸色苍白、却毫不在乎地温和微笑的那一刻,他有多想训斥他不顾身体的做法,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他不知道,在通过水之教堂的棋盘阵时,自己因持久的车轮战而支撑不住就要晕倒时,他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差点就要为他颠覆整个战局、和来之不易的胜利。但最终还是选择把治疗兔子一脚踢给他,并鼓励他坚持下去。

他不知道,他也曾有过私心,曾想过等一切都结束后,他向教皇申请借故惩罚他而降低职位,借此避开一切针对他的锋芒,只为他能一切安好。

他不知道,他有多想挽救他因无法恢复的伤痛而危及的生命,哪怕希望十分的渺茫……

【nine minutes】

当纷争告一段落时,他和他意外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小生命——一个被遗弃的孤儿。

小小的婴儿长着和他一样的银白色头发、一样漂亮的紫色眼眸,和一样白皙的皮肤。

“简直就是你的翻版,我大概可以从他身上看得出你小时候有多闹腾。”他看到为了照顾婴儿而累得睡着的他时,伸手轻轻抚摸着他苍白的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

“你又知道?那你说吧,你想给他起个什么样的名字?”被他的动作弄醒的他,用轻弱的语气调侃道。

“就叫……瑞内森吧?寓意为你的新生。姓就随你姓了。”

“我的……新生?好名字。”他笑着慢慢坐起身,伸手轻轻抱过婴儿在怀里,就像捧着稀世珍宝一般。

“不过,他不能永远留在你的身边。”他忽然用严肃的语气对他说到,那意思不容拒绝。

“为什么……”他有些愣住,但随即明白过来,默默低着头,无奈地看着婴儿安静的睡颜。“好吧,我知道了。”

他最终选择将瑞内森托付给教皇,因为在教皇那里,瑞内森能得到最好的教育,和最好的保护。

至少,能让瑞内森远离目前他所面临的进退两难的境地,毕竟和他有关的人和事都很危险。而他自己,也自身难保。

“瑞内森,对不起,请原谅我无法把你抚养长大。希望你以后能平安、快乐、健康地成长,远离烦恼和无尽的纷争,愿女神的祝福与你同在。”

【ten minutes】

他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个晚上,他握着他冰凉的手,看着他面带微笑,无力地闭上眼睛静静睡去时自己心碎的声音。心脏的温度,也随着他逐渐微弱的呼吸而一点点消失殆尽。

他走了,连同他的心、他的灵魂也一起带走了。

他再也找不到当初犹如阳光一般温暖的关心和问候,再也找不到属于他自己的灵魂支柱。

他呆呆地站在他生前偷偷为他种下的蓝花楹树旁,看着树枝上蓬勃的绿叶,眼里渐渐泛起了泪花。

“你把我的一切都带走了,我还能有什么好留恋的?你不许我陪你一起死,那我只能自己守寡了。”

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他对着粗壮的树木说出这样一句话。

“你把我害得还真惨……我该拿什么来帮你收拾这个烂摊子呢……?”

声音开始哽咽,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痛,慢慢的蹲下身,双手抱头,咬着唇哭了出来……

一切又将回到原点。他带着自己空荡荡的躯壳远走他乡。 只为守住他和他之间美好的回忆。

尽管,已物是人非……

——End——

评论(1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