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花开那年【曜×雷神】一方的死亡戏

       这是雷神安璃的死亡戏,因为原本的人设就很虐。但即便如此,安璃也感到很幸福。因为有爱着他、和他爱着的暗,有关心着他的大家,所以安璃不会感到孤单。

       文章题目出自魏晨的同名歌曲《花开那年》,这首歌很适合安璃呢。歌词温暖而凄美,动人心弦。很适合配合着看这篇文文。当然,请自备纸巾哦~【笑,这人不是亲妈×】

       好了,话不多说,文文送上————

       

      “你看,我为你亲手种下的蓝花楹树开花了呢!”

    

        雷神欢快地笑着对着面前的曜说到,但对方却面无表情,甚至是已经进入呆滞状态中,眉宇间流露出些许悲愤的情绪,像是要随时爆发出来一样。

      

       看到曜如此,雷神收敛了笑容走过去伸出手抚摸上人的脸庞,刚想开口询问,却发现自己的手感觉不到对方面颊上的温度,甚至连最真实的触感都没有,就像是——直接穿过对方的身体似的。

      

       惊讶过后,雷神才忽然想起自己现在的状态,只好扯出一抹落寞的笑,看着自己若隐若现的手轻叹道:“是呢,又忘了自己,早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又抬头留恋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人,他还是面对着粗壮的树发呆,只好慢慢伸出手虚空抱住了对方,头虚埋在对方的肩膀上。就像曾经,自己以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对方的依恋和不舍一样。

      

       放空了许久的曜像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似的,表情有些惊讶地看着前方并慢慢伸出手,方向刚好是雷神的脸颊。看着面前的人犹豫,却又准确地抚摸上了自己的脸,雷神内心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可是,灵魂会有眼泪吗?

      

        曜怪异的举动只持续了几秒便停止,放下手自嘲地勾起一抹冷笑轻声低语:“呵,我还真是傻,明明知道你不在了,却还是强迫不了自己去相信这个事实。你还真是我,最放不下的执念呢。”

       

       雷神听到曜这些话心里一紧,下意识地回答:“谁说我不在了?我就在你面前啊,你看不到我么?”说完才猛的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傻话——灵魂体的自己,又怎么会被他看到呢?

       

       就这样,两人面对面地静静地站了许久。直到黄昏来临,太阳落山,月亮升起的时候,曜才僵硬的动了一下,转身就往屋里走去,却并不在客厅里停留,而是径自出了大门,召唤出坐骑往魔法山脊的方向跑去。

      

       雷神疑惑地也召唤出了自己的狮鹫跟了上去,他要去看看曜去做什么,为什么要去魔法山脊。

       

        一路上风雪越来越大,温度也越来越低,坐在狮鹫上的雷神感觉自己身体的温度都早已被寒风消磨殆尽,只留下无尽的寒冷和冰冻。曾经死去过的自己也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才能将伤痕累累的躯体保持原状直至复活。而复活后无法恢复的伤口的那种痛,至今仍刻骨铭心。

   

       跟着曜一路到了魔法山脊边缘上的山坡上雷神才发现,这里生长着大片大片的雪玫瑰。纯白的花瓣在呼啸的风雪和银白色月光的照耀下随风摇曳,是一种触目惊心的美。

      

       曜一路小心的穿行在花海里,惊起一片片花瓣随风纷飞,飘散在空中,又无声地落下。而雷神慢慢地跟在他身后,早已被这大片的雪玫瑰构成的美景陶醉。因为,这正是自己最爱的花。

      

       曜在花海中央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面前那轮银月。而雷神则疑惑地站在他身后,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只见曜一下子像是忽然崩溃了似的双膝跪地,双手紧紧地抓着地面上的泥土,身体在微微颤抖着。起初雷神以为他不舒服还是怎么了,但最后才发现,他在笑,痛彻心扉的笑。

      

       雷神心痛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却又无法安慰,他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曜的牵挂和眷恋。现在自己不在了,又能如何?只能静静地站在曜身后温柔而又失落地看着他。

      

       忽然听到曜喑哑而又低沉的、带着哭腔的话语:“你说过,你不会离开我,竭尽所能地活下去,但最后呢?你食言了!”

   

       “现在好了,你让我怎么去面对没有你的生活?怎么还有生的欲望?你死了,等于要了我的命!”这句话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吼出来的,带着曜绝望的情绪。接着便是竭嘶底里的长啸,犹如来自地狱的修罗一般回荡在白色的雪玫瑰花海中。

      

       被这一幕震惊了的雷神这才反应过来,他想冲过去抱住曜,却被接下来的这一幕再次震惊:只见曜快速的抽出短剑狠狠划破自己的手腕,鲜艳的血滴一下子飞溅在洁白的花瓣上,妖艳而又凄美。

       “你等着,我来陪你了。。。”看着曜的鲜血一点点染红周围的玫瑰花瓣,雷神焦急地想去阻止,却又无能为力。他没想到曜会以这样极端的方式妄想来陪他。“我不会让你死的,绝不。”雷神伸手努力将虚无的魔力实体化后甩出一个电花直奔曜的后颈。很快,曜便昏迷了过去,倒在了花田中。

       雷神走过去慢慢蹲下身看着曜手腕上那深深的伤口轻声说到:“我不允许你这样轻视自己的生命,即使我已经不在你的身边。我是不会让你就这样来陪我的,我要你好好活着,连同我的那份!”将剩余的魔力实体化成治愈魔法后慢慢抹去了曜手腕上的伤痕,便一个踉跄倒在了昏迷着的曜身上。在月光的照耀下,曜身上泛起淡淡的银光,看上去就像是两个人融为了一体。

      

       “呐,曜。。对不起了。。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你了呢。。”雷神趴在曜的胸口,看着曜安静的睡颜扯出一抹虚弱而又落寞的笑。“灵魂体的魔力实体化。。真的。。很伤。。况且我的身体。。本来也就不好。。所以。。很抱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支撑起身体,闭上眼虚空深深地吻了沉睡中的曜的唇,眼泪也跟着滑落到嘴角,滴落在曜的唇边。

       

       “再见。。亲爱的。。愿来世。。我们还能再在一起。。。”

        雷神的身体在银色月光的光辉中化为点点银光,随着微风、和着飞舞的花瓣,渐渐地,消失不见。。。

     

     

                                                         

评论(1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