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嗯~穿错衣服什么的真的不是我的错啊~【十字x影】上篇

       相信大家都有穿错过别人衣服的经历吧?而且穿错后没发现,最后才恍然大悟的感觉是不是很酸爽呢?😂

这不,电压家的安德(影)和格林(十字)也因为一时的慌乱而穿错了各自的衣服了。让我们来看看当刺客和牧师的衣服互换,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吧!😁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周围一派祥和安宁的景象。但是,在一幢三层半的小别墅里,却是另一派慌乱的景象——格林和安德都睡过头了,而且都有着紧急的事情要做。

  

       两人慌忙起床,各自穿着衣服打理好自己后先后奔出家门。格林更是直接召唤出了地狱火马,一溜烟的往教会的方向飞去,留下一股长长的火焰,和身后不停咳嗽的安德,头发尖上还有点被烧焦的痕迹。“咳咳咳。。。格林你别那么急嘛。。。”安德哭笑不得的看着格林消失的方向,无奈的扯了扯嘴角。

      

       到达教会后的格林收起坐骑,拔腿就往自己的办公室跑去,却没发现今天长裤的裤腿比平时长了一截。一个不小心踩到了过长的裤脚,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啊!!”惨叫声回荡在教会长长的走廊中,把刚到来的同事们吓了一跳。

     

       刚好看到这一幕的圣骑赶紧上前扶起格林,关切的问:“格林你没事吧?”“没事。”借着圣骑把他扶起的力道,格林咬着牙捂着被摔疼的胸口试图站起来,却脚下打滑。幸亏对方眼疾手快扶住了他,才避免他再次摔倒。但看样子,也多少受了点伤。

    

        看到格林这样的情况,圣骑估摸着这跤摔得不轻,便说:“你受伤了,要不要去教会医院看下?”格林摇摇头表示没事,因为一会还有个紧急会议要参加,他不想耽误时间。于是便慢慢坐在地上把过长的裤脚卷到脚踝,才终于发现了衣服的异样:黑红色的面料,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口袋,整套衣服干练轻便——这分明是安德的衣服!

       

       再看看周边同事们或同情或惊讶的目光,有的还在小声议论着什么,格林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点蜡,估计今天是不会好过了。

      

       而另一边,安德正在树枝上“飞檐走壁”,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但今天,老天爷却给他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当他正从这根树枝跳到另一根树枝时,意外发生了:不知为何今天衣服的后摆很长,勾住了上一根树枝,让安德瞬间失去平衡,差点从高高的树上摔下来。幸好刺客天生灵敏的身手让他能够化险为夷,迅速调整好重心后,才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哦~我的天~~”安德默默捂脸,这是一件标准的白色长袍,上面还绣着金色的花纹——这不正是格林平时穿的那件衣服么?而且,为什么连裤子都是白色的啊喂?!

   

       好在裤子的长度不足以对安德的行动构成威胁,他也就无奈的拢了拢衣服长长的后摆,想让它不那么拖沓地影响自己。却没想到在拉扯衣服时衣摆再次勾住树枝,把他的重心打乱。只听“啪叽”的一声,安德终于从树上摔了下来——成了“倒挂金钟”的状态。

       

       安德再次无奈的捂脸,用力一个“鲤鱼打挺”拉起衣服的后摆稳稳的落到了地上,心里想着回家该怎么教训格林。但转念一想,格林不也穿错了自己的衣服么?估计他也不会好到哪去吧?带着这个心塞的念头,安德的心里总算平衡了些。他把衣服的后摆团成团斜着扎起来,才继续“飞檐走壁”地离开了。

      

        画面回到格林那边,会议正有序进行着。格林从会议一开始就察觉到大家的异样了——都在有意无意的瞄着他身上黑红色的衣服,而且还是一整套!格林在心里挺佩服自己的,明明不是自己的衣服,居然也没穿错穿反。不得不说和安德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是多么的强大。

      

        当轮到格林发言时,大家异样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他坐着的位置。有的在竭力忍住笑,有的在小声的和身边的同事交谈着什么,甚至还有的女同事连脸都红了,说不出是因为憋笑憋的还是害羞红的。

       

       格林被盯的浑身不舒服,但很快镇定下来,尴尬地轻咳了两声调整好状态想站起来发言,却不知道裤脚又何时掉落了下来没过了鞋底。当格林起身时自然是又踩到了,身体猛的往前一倾就要摔倒。急忙双手撑住桌子稳住身型,膝盖却撞到了桌子,且胸口还再次磕到了桌边,痛得格林不禁伸手抚上去想缓解下疼痛。没想到就这样失去了重心,整个人以弯腰的姿势倒向桌子,然后随惯性蜷缩着滑倒在地。

       

        “首席!”“坎金森先生!”这在短短几秒钟里发生的情形可把他的下属和同事们吓得不轻。坐在他身旁的两位年轻牧师赶紧移开椅子扶起格林,其他人也担心的离开座位走过来查看情况。照这样的情形下看,格林再想硬撑着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摔倒了两次,伤到了同一个地方。再加上身上的其他磕碰,格林已经放弃了继续参加会议的念头。

      

       “首席,您没事吧?要不要我扶您去教会医院看看?”一位扶着格林的年轻牧师看着格林痛苦的表情担心地问到。格林听了只好无奈的点点头。这样的情况根本就是连走路都成问题。裤脚太长,卷起来也还是会时不时掉下来。刚才在来会议室的路上,格林已经停下来卷了不下十次裤脚。

      

       勉强靠着下属小心翼翼扶着来到教会医院的格林不禁有些怨念。原本想着今天开完会、处理完工作就回家给安德弄些好吃的犒劳下,却没想到因为情急之下穿错的衣服把计划全打乱了,不仅让自己受了伤,还让自己在同事们面前丢脸。想到这里,格林感觉身上的伤更疼了,不禁恨恨地咬了咬牙,踏进了教会医院的大门。

     

       另一边,安德穿着格林的一身白色长袍到达了任务地点。他的同伴们看到他这身衣服,都轻佻地打着口哨:“哟~影,今天怎么穿的那么秀气啊~”安德听了狠狠地回了个白眼给对方,说道:“秀你一脸啊!要不是你们催催催,我也不至于和他穿错衣服!”“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穿错衣服。。”同伴们都捂着肚子笑个不停,留下安德一个人怨念地看着他们。

      

       “好了好了,都别笑了,来说说今天的任务吧!”安德赶紧转移话题来阻止他们继续笑话他。好在大家都笑够了,便都停下来认真的讨论着这次的任务内容。

      

       讨论完毕后,安德和他的伙伴们便开始行动了。可是看着这套在阳光下白的耀眼的袍子长长的后摆,安德不禁担心会不会再次碍事。

      

       结果是肯定的——当安德从树上跳下来给魔物最后一击时,打着结的长袍后摆因为风重力而瞬间散开并高高扬起,一下子勾住树枝,把已经起跳的安德直接拉了回来,将他瞬间悬空挂在了高高的树上,还像“人猿泰山”那样随着惯性晃荡了几下。因此安德错过了击杀魔物的最好时机。

      

        不过这并没有结束。当安德正在思考着该怎么从树上下来后,他听到了一种不好的声音——树枝因为他的重量太重而发出了即将断裂的警告。安德开始纠结了,弄坏了格林的衣服,他会不会生气?可是不弄坏,自己又下不来,还面临着被摔死的危险。又慎重思考了半天,安德终于下定决心用飞镖弄断树枝,再踩着树干借机起跳。但在落地的一瞬间,后摆又和他开了个玩笑—— 安德一脚踩到了随风往前飞舞的后摆,直接脚底打滑,像青蛙一样华丽丽地摔在了地上。

      

       安德这幅囧囧的样子刚好被击杀完魔物后的同伴们看到,都围在他身边笑的前俯后仰,然后才七手八脚地将他扶起。帮他治疗时还在忍不住地偷笑着,让安德彻底无可奈何,只得重重的长叹一声,把头扭到一边默默捂脸。

       

       而在教会医院这边。被摔伤的格林正躺在病床上接受圣徒的治疗。忍着药水涂上伤口的疼痛,格林心里就像是无数只食尸鬼狂奔而过似的无奈。一边把头别过侧面不让圣徒看到他皱着眉头痛苦的表情,一边小小的咬着嘴唇发泄着对今天发生的事的不满情绪。过了一会儿,治疗结束,圣徒在病床边下了个痊愈给格林止痛,并为他盖好被子,才收起魔杖和药箱恭敬地向他行礼,说道:“坎金森先生,您的伤我已经治疗完毕。请您暂时先好好休息,尽量不要走动,等药水的效果完全发挥后您就可以回去了。”格林听到圣徒的嘱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圣徒便再次行礼,转身离开了病房。一直守在门外的下属跟着进来,担心地问到:“首席,您还好么?”格林轻轻松了口气答到:“还好,不用担心。”“那就好,那您先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您了。”“等等!”格林叫住了刚要离开的下属,对他说到:“请你帮我去我的办公室的衣柜里拿一套衣服过来,我要换掉,谢谢。”听到吩咐的下属再次向他行礼,答道:“好的首席,我这就去取,您好好休息。”说完便离开了病房,留下了正在休养的格林。

      

       另一边,正在野外执行完任务的安德向同伴们道别后一边用手拿着长长的后摆,一边往家的方向在树枝上穿梭。他想回去快些换掉这身拖沓的衣服,顺便看看格林的“惨状”。想到这里,安德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很快,安德便站在了家门口。打开家门,却发现格林并没有回来。满心失落地书房拿出一张格林的专属信纸写了个小纸条,折成一只小鸟,施了个魔法后,小鸟像活了似的扑棱着翅膀准备振翅高飞。安德对它说了句:“去教会找格林吧!”便放飞信纸折成的小鸟,后者飞出窗外后,一溜烟的没影了。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