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嗯~穿错衣服什么的真的不是我的错啊~【十字x影】下篇

       可怜的格林和安德因为身高的差异,衣服尺寸不一样,所以,当两人穿错时,麻烦事就接踵而来了。为两人默哀~

       所以,在经历了各种摔各种囧事后,也该把衣服互换回来了!换衣服神马的,当然也会有各种小温馨小甜蜜啦~😊

     而此时正在教会医院的病床上休息的格林正慢慢支撑起身体靠在床头,细细地翻看着自己刚才的病历资料。一边看一边摇头感叹这次受伤真是冤枉。病历本上写着自己因为这次摔倒,胸口淤紫了一大片,膝盖也青了一大块。下面还写了治疗记录和用药、医嘱什么的。忽然一只蓝鸟扑棱着翅膀从窗户闯了进来,一股脑儿扑进了格林拿着病历本的双手中,还在不安分的蹦来蹦去。格林无奈的放下病历本抓住小鸟,看到小鸟身上泛着淡淡的金色光芒便清楚是谁用他的专属信纸写来的了。笑着将小鸟安抚下来并解除魔法后,小鸟还原成一张印有金色花纹的信纸。格林无奈地笑笑后便拿着信看了起来。不用说,是安德。他在信里写了些诸如穿错了自己的衣服如何如何倒霉,如何如何不方便之类的牢骚,以表自己的不爽情绪。

      

       看完了信,格林已经笑了出来,摇摇头表示无奈。然后从一旁的桌上抽出一张空白的病历纸和一支笔,想了想便在纸上写下了回信的内容。然后将纸张折成小鸟,施放魔法,小鸟便“活”了起来。格林握住信纸鸟,轻声对它说道:“去吧,去找安德。”小鸟清脆地叫了一声后便扑棱着翅膀,箭一般的飞出了窗户。格林目送着信纸鸟飞走的方向,温柔地笑了。

  

       画面回到在家里等了许久不见回信的安德那里。此时的他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他很有一种想立刻跑去教会找格林的冲动,去看看穿错了他的衣服的小傻瓜怎样了。但这时,一只泛着淡淡的纯白光芒的信纸鸟飞到了它的手中。安德疑惑:这是谁给他的写信,怎么信纸是白色的?带着疑问,安德解除了魔法,信纸鸟化为了一张白色的病历纸,这让他的心生生顿了一顿——格林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怎么还用病历纸写信呢?拿起信细细地看着里面的内容,安德哭笑不得,还有些小小的心疼——看来格林比他惨多了,人都进教会医院了。又不禁有些担心他是否伤的很重。想去教会医院看看他,但信里的叮咛和安慰又让他找不到任何理由。带着这种纠结的心情,安德只好无可奈何地趴在书桌上,一边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里格林写给他的信,一边等着格林回家。

  

       直到夕阳西下,格林才从教会医院里回来。在此之前,格林把身上的衣服换回了他自己的白色长袍;接受了圣徒的再一次检查,确定没事后才取了药离开。而穿错的衣服则整齐的叠好放在背包里带回来还给安德。

      

       一进门,屋里的静谧和昏暗的光线让格林诧异了一下:安德还没有回来么? 

       

       激活了客厅的魔法晶石,橘黄色的光暖暖的撒在了每一个角落。由于路上的颠簸,使得腿上和胸口上的伤还有些隐隐作痛,格林不适地皱了皱眉放了个治愈,便开始搜寻着安德的踪迹。直到来到书房,才发现原本关着的门虚掩着。轻轻推开门,发现安德趴在书桌上睡着了,身上还穿着他的教会长袍,手里捏着他用病历纸写的信。格林无奈的温柔笑笑,轻轻走过去激活了书房的魔法晶石,然后把头凑过去吻了睡熟中的安德的脸,把安德吻醒了。

      

        “唔。。。”安德揉了揉眼睛,发现房间的魔法晶石亮着。诧异地转过头一看,格林正站在他身旁看着他笑。安德立刻站起来抓住格林的双臂上下打量着,担心地问到:“你伤到哪了?重不重?”格林看着安德一副紧张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安慰道:“我没事,只是摔伤了胸口和膝盖而已。”但话音未落,安德便把格林用公主抱抱起走向卧室:“摔伤了膝盖你还站着,想让伤变得更严重么?!还有,磕到胸口那么大件事你还能站得住?!”说完便抱着格林走到床前轻轻将他放躺在床上,然后解开格林的长袍外套和里面的衬衫的纽扣查看伤情。只见格林胸口上淤紫的血块已经化散开来,留下一大块浅浅的青色的痕迹;膝盖上也只留下了块淡淡的青色。安德看到这样的情况,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都伤成这样了,教会医院开了药了么?”格林一脸笑意地点点头:“开了,在我手上,都没来得及放下呢。但看样子也好的差不多了啊。”格林微微支撑起身体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却被安德按回床上。手上拿着的药袋被他抢过并打开来,问:“这药怎么用?”“那个白色瓶子的是外用,纸袋里的是口服。”格林明白了安德的意图,又说道:“别担心,我已经在教会医院治疗了。。嘶。。。”但话还没说完,便感觉到胸口一片湿润和清凉,还伴随着些许疼痛蔓延开来,格林不得不止住话微微皱眉忍着疼痛。安德看到格林的这副表情,嗔怪到:“看吧,还骗我说伤的不重,你看你都痛成什么样了。”格林无言以对,只好安静地看着安德给他上药。

  

       上完药后安德收拾起了药瓶,格林便支撑起身体想起来,却又被安德眼疾手快地按在床上,而且还把额头轻轻地贴在他额头上。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地对视了几秒。最后格林先反应过来,吻了吻安德的唇说:“好了让我起来吧,该做饭了,我没事的。”说着又要起来,却又被安德用额头顶了回去:“你给我好好休息吧,饭我来做就好。”说着便帮格林把衬衫的扣子扣好,并拉过被子盖在他身上,掖好被角。

      

       刚要转身出房间,格林叫住了他:“安德?”“嗯?怎么了?”安德疑惑地转身回应。只见格林坐起身体靠在床头,把刚才和药袋一起拿着没有放下的包裹打开:“你的衣服,我换下来后放在包里带回来了,你快去换回来吧。”说完便笑着指了指安德身上的白色长袍。

  

       安德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长袍哑然失笑:“看我,都忘了这事了,我这就去换。”说着接过格林递过来的衣服出了房间。

       

       格林看着安德转身出去的背影抱着双臂小小的叹了口气摇摇头,便侧过头看着窗外夕阳渐渐消逝的天空微笑着。

       ——一切安好。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