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十字×影】给电压喂食的文文(下篇)~希望能把电压喂饱~

       上一道菜的味道还好么??那么这道菜我要加点料咯——圣徒来打酱油了!不过圣徒这酱油打的真不是时候,要不是影君安德脾气好【×】,说不定下一秒就被他干掉或者赶出家门了。嘛~放心吧,卤煮不会让凶杀案【什么鬼】发生的~一定会有个圆满的 HE!

       继续上菜~⊙▽⊙

        直到第二天下午,格林才从昏睡中悠悠醒转,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感受到光线刺激的格林想抬手挡住,却发现手被人紧紧的握住。微微低头看向床边,发现安德正趴在那儿睡得正香,想必是昨晚彻夜照顾他累坏了吧。

      

        用另一只手取下额上已经变得干燥的毛巾,想放在旁边的水盆里,却不想惊动了熟睡中的安德。

“唔。。。”安德收回了握住他的手慢慢的伸了个懒腰,睁开了眼睛,发现格林早已醒来,满含笑意地看着刚睡醒的他。

       “啊!格林你醒了啊?感觉怎样?伤口还痛么?”安德担心的问到。“不怎么痛了。。没事。。”格林轻声的回应着安德,声音有些沙哑。安德俯下身用手轻轻按上格林的额头试了试温度,高烧已经褪去大半,但还是有些烫手。

“不行啊。。得去找圣徒来看看才行。。”安德喃喃自语地说到。说着便直起身,为格林盖好被子,清洗了毛巾继续敷在格林额上为他降温。

      

       “你好好休息,我去找圣徒过来给你看下。”说完在格林的手背上留下一个吻,便转身走出了房间,出门去找圣徒了。

      

       “38.9度,还是有点发烧呢,照这样的情况来看,得挂吊瓶了。”被安德连拉带拽请来的圣徒捏着体温计看着安德说到。安德心疼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格林,问道:“那~圣徒先生,吊瓶不会很疼呢?得挂多久?”圣徒听了,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笑着说:“不会疼的,只是时间会有些长而已。你先做点清淡的食物给他吃些,垫垫底再说,我先给他看下伤口。”听到这话,安德只好悻悻地转身走出房间去了厨房,留下圣徒给格林检查伤口。

      

       当他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回到房间时,圣徒已经为格林重新处理好了伤口,并挂上了吊瓶。看着躺在床上、右手挂着点滴的格林,安德心里很不是滋味。但鉴于圣徒在场,也不好表露出来。

       尴尬的轻咳了两声,安德把粥放在了床边的桌上,转身问圣徒:“他的伤势怎样?”圣徒轻叹了口气,说道:“伤口有点深,应该是被魔物的刀划过才会造成这样的伤口。加上淋了雨发高烧,如果没有及时处理的话,伤口一旦感染恶化,后果不堪设想。好在现在已经没事了,至少伤势得到了有效控制。”圣徒说完眯着眼笑着看向安德,那意思很明显:我知道那是你的功劳,及时处理了伤口,救了你家十字一命。

       

        安德忍不住有些吃醋了,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捂着嘴似笑非笑的格林,又尴尬的咳了两声,眼睛看向了圣徒。圣徒明白了安德的意思,但还是要把该嘱咐的事情告知他,便不自然的理了理领口,恭敬的行了个鞠躬后说道:“啊~好了,吊瓶我已经挂上了,等药水滴完,换药继续点滴就行。换瓶很简单,只需把真空管拔出,再用力插进新的吊瓶里,看到有气泡冒出就行了。等三瓶药水都滴完再来找我帮忙拔针吧,我先回诊所,打扰了。”说完便收拾好东西,走出了房间。身后安德的声音悠悠地传来:“好的谢谢~慢走不送。”但圣徒听了却不由得起了一身冷汗:还真是危险啊~

       

       送走圣徒后,安德转身看向已经笑出来的格林无奈地耸了耸肩,格林笑的更开心了,虽然很无力,还带着扯到伤口的小小痛苦,但这在安德看来,已经是对他莫大的安慰了:因为他还好好活着。

       

        小心扶起格林,让他靠在枕头上,并调整好输液管的位置,安德拿起粥一口一口仔细的喂给格林,时不时为格林擦掉嘴角的粥水。

       “感觉好些了么?”安德问到,格林轻轻的点了点头:“好多了,但是没什么力气。”安德听了轻轻的在格林额上吻了一下,安慰道:“没关系,还有我在呢,你好好养病。”格林安心的笑了。

       喂完了粥,安德让格林半躺着休息了一会,便扶着他让他躺下休息,为他盖好被子后,再次亲吻了格林的额头,说道:睡一会吧,有我在呢。”格林微笑着点了点头,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看着格林安心睡去,安德抬起头,看着一滴滴进入格林身体的药水瓶发呆。看了一会儿,便慢慢起身为格林换下了第一瓶滴完的药水,开始了第二瓶药水的滴注。。。

      

       就这样,一天又过去了。到了傍晚,三瓶药水终于滴完,安德起身去找圣徒,留下了还在熟睡的格林。

      

        “啊拉~药水滴完了啊~”安德领着圣徒走进房间,圣徒看到架子上的吊瓶说道,却被安德狠狠地瞪了一眼,意思是——你吵到格林休息了。

      

        圣徒惊恐地缩了缩脖子,走到床边关停了吊瓶的滴注阀门,轻轻的撕下贴在格林右手上固定针头的胶布,熟练而又迅速的拔出了针头,并把针口用纱布包扎好止血。收拾起了针管和药水瓶后,圣徒又嘱咐道:“他的伤要好好养着,多注意休息,不要碰水,不要太过劳累,以及不要做太大幅度的动作,按时换药和吃药就行了。”说完便把配好的一大袋药交给了安德。安德很满意圣徒的服务态度,付过药费后,也客气的送他到大门口,看着他离开。

      

       转身回到屋内,发现格林已经醒了,正静静地躺在床上无力的用手揉着眼睛。安德走过去轻轻拉下格林揉着眼睛的手,用手帕为格林轻轻擦去眼角的异物,吻了吻格林的唇,说道:“醒了?感觉怎样?”格林不说话地闭上眼轻轻摇了摇头,看起来比之前更虚弱了。“没事的,这说明药在起作用,好好休息就会没事的,乖~”轻轻的揉了揉额头上柔软的银发,安德轻声地安慰道。格林在安德的安抚下又静静地睡去,而安德,则继续守在格林床边,陪他睡去。

      在梦里,安德梦到了以前和格林在一起时最美好的时光,嘴角不禁渐渐上扬,露出了最美的微笑。。。

  

       电压你好~您点的菜已经上齐~祝你食用愉快~⊙▽⊙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