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幻象x刺客】脑洞小短篇~平淡温馨向~😊

  唔。。这是一个为小白曜的脑洞文而给他写的参考,因为他的脑洞不够了(其实我自己也参考了不少别人的文文,花了一天的时间写的);又因为几天前和他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而差点被他糊了一脸日光焰ex,所以这篇文文,既是给他做参考,也是为了给他的补偿的~ 

       自己也并不是很了解幻象是怎样的一个人,但鹦鹉说过,幻象其实并不都是坏的。至少在我自己的理解中,幻象就像是自己的一面镜子,或倒映出美好的自己;或倒映出阴暗的自己。当然就算阴暗,也会被光明所温暖。。。

        好啦好啦~不废话啦~上文文!!╮(╯▽╰)╭

        屋外,寒冷风雪呼啸着吹过一幢三半的小别墅的窗,发出“啪啪”的声响。而有着橘黄色灯光的屋内,却是满满的暖意。任谁都不会拒绝这般沁透身体每一个角落的温暖吧?

      

       幻化成乌鸦的幻象此时正窝在软软的沙发上酣睡。漆黑的身体团成小小的一团,羽毛收起,头窝在翅膀里,身体有节奏地均匀的起伏着,时不时抖搂下翅膀,似乎是在做着什么美梦,

  

       清理魔物直至深夜的刺客带着一身的疲惫和寒冷回来,开门进屋,被屋内的暖意包裹住了身上的雪花,瞬间衣服泛起了一片水汽,随后融入了衣服。被屋内和屋外如此巨大的温度反差、不禁打了个寒战的刺客来说,没有什么比屋里的温暖更能让人接受了。

      

         轻轻走近沙发,发现幻象已经变回乌鸦熟睡在沙发上,刺客无奈的摇摇头看着睡着的幻象笑:又在苦等自己回来呢,还真是难为他了。

      

       想到自己刚从屋外回来,身上的寒意还未消失,怕冻着幻象的刺客轻手轻脚地回屋取来了毛毯,轻轻地将熟睡的幻象包裹住抱起在怀里,表情温柔的注视着熟睡的幻象,就像是在看着举世无双的珍宝一般。而怀里睡得正香的幻象隐约感觉到有柔软的东西将自己包裹起来怀抱在怀里时,舒适的感觉遍布全身,不由得动了动身体,无意识的用尖尖的嘴巴将裹住自己的毛毯团的更紧更舒适些,再在刺客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被这一举动惊讶住的刺客看着此时就像是小孩子一般的幻象,无奈的摇了摇头,绽开了一个宠溺的微笑,抱着幻象向房间里走去。

      

        轻轻地将裹着毛毯的幻象放在床上,刺客松了口气。一直都怕吵醒他,没想到这一顾虑是多余的,幻象根本就是睡得和猪没什么两样。刺客如是地这样想道。

      

       慢慢的脱下已经被风雪打湿的外衣,刺客决定先洗个热水澡在睡觉。于是便走进了浴室,放满了一浴缸的热水,躺了进去。

  

        温热的水让浑身疲惫的刺客身体放松了不少。而自己的思绪,也陷入了遐想之中。

      

        他想起自己和幻象的相识是在竞技场的神殿内,当时两人的较量可以说是不相上下的。而且都很难得地遇上了和自己差不多的对手,所以高手和高手之间的较量,过程可想而知。

       

       不打不相识,很快他们俩在竞技场相互切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化,也越来越微妙。

      

       直到刺客再次来寻找幻象,想向幻象表明自己的态度时,幻象正待在一棵树上打盹,而茂密的枝叶刚好挡住了刺客的视线——所以在刺客眼里,他看不到幻象的身影。

      

       傻傻的站在树下对着树上的幻象说着自己心中的想法以及态度时,令他震惊的一幕出现了——一只全身漆黑的乌鸦从树上跌跌撞撞、迷迷糊糊地跌进了他的怀里,不安分的嘶叫挣扎着。刺客惊讶的看着这只凶巴巴的乌鸦在自己怀里闹腾,却不知所措,只好松了手,想让它自己飞回树枝上。却不想它“啪叽”一下跌落在地上。这下可把刺客吓得不轻,赶紧抱起跌落的乌鸦搂在怀里,左看右看检查着它是否受伤,而怀里的乌鸦更是不领情的继续嘶叫挣扎着,渐渐地幻化出人的形状——却是幻象。

      

       眼前这一戏剧性的一幕再次震惊了刺客,他微微张大了嘴巴,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他根本没想到这只浑身漆黑的乌鸦,竟是幻象。

      

       从地上爬起来的幻象看到刺客一脸震惊的表情笑了笑,拍拍地上的泥土开玩笑地说:“很惊讶吧?我幻化成一只乌鸦在树上睡觉。”从震惊中回过神的刺客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回了句:“当然,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变成一只。。。黑漆漆的笨鸟~”幻象听了这话,脸黑了黑,但很快又恢复正常:“额。。那啥,你对我说的那些话,我可都是听到了哦~只不过没想到会那么突然,可把我吓了一跳,不然也不会不顾形象地从树上摔下来了。你接住了我就算了,居然还中途松手,让我再摔一次。说吧,拿什么补偿我?”刺客也没想到幻象居然以此要挟他,但看他的态度,想必也是答应了,不然也不会那么的。。计较。

      

       再次尴尬的咳了两声,刺客正经的笑着回答幻象:“我嘛~当然是——”话还未说完,刺客便吻上了幻象:“拿这个来补偿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而这一次的经历,可以说,是惊掉了刺客的下巴,令他永生难忘。

       

        躺在浴缸里的刺客渐渐的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水温开始降低了,寒冷开始侵蚀身体。刺客赶紧从水里出来,围上浴巾擦干了身体,趁冷意还没冷透身体时急匆匆的穿上了舒适的睡衣出了浴室走到床边,低头看着仍在熟睡的幻象小小的身体,再次露出了宠溺的微笑。

      

       轻轻的爬上了床躺在幻象身旁,为他和自己盖上了被子,静静地看着漆黑的天花板发了会呆,倦意袭来,刺客慢慢的翻了个身面对着幻象,手臂轻轻的搂住裹着幻象的被子和毛毯,闭上了眼睛,心里默念道:“晚安,亲爱的。”

     窗外,风雪依旧呼啸。。。。

       献给脑洞缺缺的小白耀~好好油哦~O(∩_∩)O

     

评论

热度(11)

  1. Möbiusband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