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搞事会长福瑞吉祥

【es】日常

#ooc属于我,人称还是略混乱

#原创制作人组合出没,属于群内日常之一,不喜勿喷

#论会长是如何在敬人的眼皮子底下偷偷修改转校生提交上来的成立制作人组合并审核通过的      

#爱搞事会长日常整蛊敬人的小甜饼???

       我想要一个甜甜的梦,一个永远都不会有苦涩的、满是甜蜜的梦……

       许是因为长期住院的缘故,亦或是这具残破的身躯接受了太多药物和器械治疗,舌尖和口腔里总是会阴魂不散地萦绕着猩苦的味道。

       又是无聊而平静的一天,不知昏睡了多久的自己在醒来后,一如既往地看到熟悉的人在自己的病床边与堆积成山的文件作斗争。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便开口询问道:“敬人…七夕快到了呢…想和谁一起过?”

       “不知道,学生会的工作还有这么多,哪有时间去考虑这个?”对方目光始终聚焦在文件上,一手批改好文件另一手把文件放上去又拿下新的文件,如此的重复循环,仿佛永远都不会停下一般。
    
       得到这样的回答自己心里多少也有些不满,躺在那儿轻咳几声后,便从被子里伸出手去扒拉他空着的那只手:“敬人真是比我还工作狂呢…”

       “没办法,企划书一件接一件的上来,没完没了的…”对方被自己握住了左手却并没有挣开,而是任由自己握着。
      
       见他并不反抗,自己便把他的手拉过来慢慢把玩着,抚摸着上面的纹路。自己指尖的冰凉和对方手的温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毕竟现在…大家都很活跃地参与和开展梦幻祭…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忍不住再次轻咳了几声,收获对方一记带着责备的怒视后笑笑继续说道:“最近制作科的转校生们新成立了一个以制作人偶像为主打的组合,叫‘Lazy’,敬人你有听说过吗?”
      
       “就是那四位无可救药的转校生吗?而且她们第二次提交的企划案居然通过了…还有,英智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那天我出去给你买晚饭回来的时候,文件的顺序不对呢?”
      
       听到对方对自己的质问自己并没有将它当回事,而是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敬人团子在手里把玩,边玩边吐槽道:“敬人的这个团子表情真凶啊…”把玩了一会儿,又不知从哪掏出一个以自己形象制作的团子跟敬人团子做对比:“唔……还是我比较可爱……”
       
       得不到回复的敬人看到自己装傻的行为自然是明白了答案,只好叹口气摇了摇头感叹道:“真是无可救药。“最后又埋头于文件堆里。
      
       看到对方有些失望的样子伸手用团子轻轻敲了敲他的头:“你才无可救药…再不笑笑…敬人就真的成为老头子了…咳咳咳…”忽然忍不住捂着嘴轻咳了几声,对方便叹了口气站起来熟稔地为自己顺背。
       
       缓过来后看着手里因用力而捏扁的的团子,不禁苦笑道:“以后再难受…就握着它们好了…”

       “都捏扁了……”对方看着已经有些扁下去的团子,大概也能猜到自己有多难受,拍了拍自己的背然后握着自己的手试着温度,在触摸到满手的冰凉后不禁皱起了眉头:“你这个家伙是不是又没有好好盖被子,手这么冰?”

       “反正盖与不盖…我的身体都还是一样凉啊…”任由对方握住自己的手,闭上眼微微蜷缩起身体窝着,就像是在自我保护的婴儿一般。

       “敬人…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也能那么强壮,你会开心吗?”

      “如果说你能健康的话,我会很开心的。”对方放下文件回答道。
      
       松开手慢慢揉着手里的两个团子:“我也很希望我能再健康一点…这样…我就能做以前从来都没做过的事了…比如蹦极,很早的时候就想去玩一次呢。”

       “蹦极太危险了,很容易发生意外,”听到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后,对方毫不留情的把自己的想法否决了。“虽然也是不错的体验,”忽然被对方揉了揉自己的头后看着他把自己今天要吃的药放在床头,再倒了杯温水放在旁边示意吃药。“总之现在就先好好休息吧。”

       “但是也很有挑战性,不是吗?”眯起眼睛任由对方揉揉自己的头后放下团子,伸手小心地拿过水杯看着放在床头柜上小碟子里的药片叹了口气:“每天都要吃这些无用的药…又不见得好…真想把它们倒了呢…”最后几句话不禁小声嘀咕道,怕被对方听到又是一顿说教。

       “小小的几颗药片…竟然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真是讽刺…”
    
      微低下头缓缓叹了口气取过碟子里的药片放在手心里,和着水一口气服下,忍不住呛咳起来:“咳咳…咳咳咳……”

        “不要喝水喝这么急,你看你,又呛到了吧?”对方连忙搂着自己拍拍背,一下一下为自己顺气。

       “没…咳…没有…是药…太苦了…”缓过来后自己的体力也已经消耗了不少,只好无力地趴在他怀里喘息,眉头紧皱。对方并没有放开自己,而是任由自己趴着,又伸手轻轻揉揉自己的头。

       “敬人…我想吃糖…嘴里好苦……”揪着他的衣角隐忍地咳嗽着。对方看着自己难受的样子,只好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颗递过来:“上次去楼下买东西送的,只能吃一颗。”

       “好…咳咳咳……”缓了缓接过来剥开糖纸放进嘴里,糖果酸甜的味道令自己感觉好了一些。“好久没吃过糖了…”

       听到自己的感叹,敬人不以为然,倒了杯水递给自己:“吃完了要漱口,不然会蛀牙。”

       “知道了…”接过水杯慢慢喝了几口后缓缓舒了口气。熟悉的苦味又重新在舌尖和口腔里蔓延,只好无奈苦笑道:“真是……阴魂不散呢……”

       又再坐了一会后,自己便被对方按回枕头里躺着,强制休息了。感到无聊的自己并没有乖乖听话马上睡着,而是又拉过他的手在手里把玩,玩着玩着便不知什么时候又昏睡过去。

       而对方感觉旁边的动静逐渐小了下去,转过头发现自己已经握着他的手睡着后,放下笔给自己掖好被子,然后把另一只手也放上去握着,看着自己的睡颜说道:”晚安,英智,愿你有个好梦。”

评论(2)

热度(19)